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职业经理人周刊 >> 职场观察

猎头揭秘:分析师跳槽多瞄准中小券商

《职业经理人周刊》
原标题[猎头揭秘:分析师跳槽多瞄准中小券商(图)]
本报见习记者 李 文
本报见习记者 李 文


记者在一次翻阅研报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大型券商的分析师发布的研报“报头”已经易主,这些分析师已经跳槽到中小券商,职称也由“分析员”变为“行业首席分析师”。

据一位金融猎头介绍,由于中小券商能够提供更丰厚的薪水和更高的职位头衔,一些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 光大证券12.86-0.10-0.77%
  • 广发证券15.79-0.17-1.07%
  • 中信证券19.37-0.22-1.12%

大型券商的分析师被吸引过去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不过整体来说,今年证券公司投研方面的人才流动不大,猎头们甚至会劝候选人们(分析师)“留下来”。

有业内人士提出,研究所想要真正留住人才,需要有一个健全的长效激励机制。

中金多位分析师

跳槽至中小券商

“裁员”、“跳槽”已经成为去年证券行业的两大关键词。事实上,去年的券商裁员可以说是潮始于中金公司,去年2月10日,中金公司通过末位淘汰突然宣布投行部门裁员30多人,10月份中金年内二度裁员,主要涉及投行部门。在投研方面,中金公司现有分析师98人,在所有券商中算是多的,不过关于中金分析师跳槽的坊间传言也一直没有停止。

记者粗略翻看了证券业协会公布的分析师注册变更记录,发现中金公司在2010年-2011年流失的分析师较多。

孙贤兵从2007年就在中金公司,2008年进入北京高华证券;韩永,截至到2007年7月还在中金公司,自2011年进入北京高华证券。另外,张富盛2010年还在中金公司任职,2011年上半年进去北京高华证券。

中金公司也有一些分析师选择离开去往另一家合资公司。公开信息显示,高挺自2008年进入中金公司,2011年初跳槽至瑞银证券。根据注册变更记录显示,胡迪2010年8月份还在中金证券,12月就进入了瑞银证券,在中金任职的时间很短。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分析师邹天龙,他2010年8月在中金公司任职,12月就进入瑞银证券。张博2011年上半年离开中金公司,进入瑞银证券从事分析师岗位。另外,张齐嘉在2011年由中金公司进入光大证券、徐韩飞也在去年从中金离职进入广发证券。

去年投研人才跳槽

远不如往年频繁

一位金融猎头向记者表示,“整个2012年,证券公司投研方面的人才流动不大。跟2011年、2010年完全是两种态势。”一般来说,新财富评选过后是一些分析师跳槽的集中时期,不过目前来看,往年的热闹景象并未有出现。“出于为候选人(分析师)自身的职业发展等各方面考虑,我们会劝他们最好不要动位置,留在现在的公司好好发展。”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精英们,在有了一些物质积累之后,他们更看重平台,其次才是待遇。”上述人士表示。

总体来说,分析师的流动方向有几种。一般来说是跳到其他券商继续做“老本行”。不过今年,一些大型券商的分析师会选择去往中小券商。“薪水和更高的头衔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因素。”上述猎头介绍说。依旧以中金公司为例,记者在协会网站公示信息中发现,王松柏自2007年下半年开始在中金公司任职,去年跳槽加入到信达证券。 在中金公司期间,所发布的研报署名是“分析员”,在信达证券已经成为“行业首席分析师”。

另外,大牌券商分析师的流向主要有三种,即从卖方机构到买方机构、从公募到私募,从内资行到外资行。其中,90%的人去了买方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在流向买方机构的队伍中,分析师呈现年轻化趋势。进入证券行业3年的分析师队伍中,其流动性最强,跳槽方向多为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对于这个现象,有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分析师,研究水平的提升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年轻的分析师刚拿到资格就想跳槽去卖方,实际上在能力上还是不够成熟的。”

在金融行业内关于人才流动的消息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但谈到这些人的薪酬,有时连猎头都会三缄其口。据悉,券商分析人员的薪酬分成几档:明星分析师、资深分析师、有一定经验的分析师、刚入行的分析师。明星分析师与普通分析师的收入差距巨大,大部分人只能做到资深分析师或普通分析师,其年收入在10万-40万元不等,研究所的明星分析师身价在300万至500万之间,最高的甚至能达到500万元,直逼投行收入。“不过不同公司之间,分析师的薪酬差也是很大的,几千元月薪的也有很多。但是像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这样的券商在投研方面发展的比较好,分析师薪水自然也水涨船高。”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薪酬方面是影响公司“离职率”的一个方面。另外,要看各公司的人事系统,是否有良好的晋升机会,是否有很好的员工激励制度等相关的一些配套政策。

基金分仓佣金缩水

研究所谋转型

说到分析师的生存现状就不得不提到券商研究所。目前,卖方研究所产能严重过剩,今年以来,券商研究所的不断收编,已有多家券商研究所被曝降薪裁员以过冬。券商研究所已经到了不得不转型的地步。

十年之前,券商研究通过“报告换佣金”的模式找到了自己的盈利模式,基金分仓成为研究业务的主要利润来源。而如今基金向券商贡献分仓佣金数据大幅缩减。研究所不得不裁员降薪渡过难关。一位研究员无奈地表示:“当卖方越来越大投入地服务买方时,而买方却越来越少的贡献佣金时,研究所作为卖方的价值是什么呢,所以裁员减薪确实是一个肯定的方向。当然希望我们的服务范围和服务频率也能相应的下降才好。”

所以,很多业内人士都指出,公募基金将不再是券商研究的单一服务对象。养老金、商业保险、券商资管、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阳光私募,未来或将给券商研究的本源业务带来非常大的新市场。另外,为摆脱业务模式的同质化,已有部分券商研究所开始在服务差异化的道路上摸索前行。去年3月,平安证券研究所将30个细分研究领域精简为16个,结合自身投行优势,加强中小市值公司研究。

来源:证券日报
金令牌猎头
企业找猎头  职业经理人找猎头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