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职业经理人周刊 >> 人物访谈

特写丨中超职业经理人:当年我为国足写下了“对不起”

《职业经理人周刊》
月28日,最新一期的中超董事名单出炉:富力章彬、鲁能孙华、上港张敏、苏宁刘军、申花吴晓晖、华夏幸福付强。 
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至少有些年轻人了。多了份职业感,少了份官僚气。 
但是,中超真的有职业经理人吗? 
其实这个问号不多余。曾经有那么多俱乐部总经理在酒局上觥筹交错,他们掌控了切割利益蛋糕的权力,一口酒谈一笔转会……职业经理人的头衔,不能随意安插在他们头上。 
对江湖格局森严的中国足坛而言,“职业经理人”,这个在其它领域早已经平常的词竟还显得时髦。但毫无疑问,35岁的付强,他是。 
付强。 
从曾经中国之队的新闻官,到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的总经理,付强用三年的时间定义并加固了中超职业经理人的概念。 
恒大的刘永灼似乎曾经也定义过,但当他如今在长沙分公司“冷藏”不得动弹的时候,那种职业感又变得缥缈。 
事实上,80后的年轻人已经渐渐进入中国足坛这个特殊的权力岗位,他们带着从小建立的对职业足球的理解,对旧秩序进行着冲击。 
2月26日晚,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正在上海准备参加中国足协主办的2018赛季动员会的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总经理付强。 
这天晚上他在酒店房间一边准备第二天的会场演讲,一边在手机上处理俱乐部各种杂事。与澎湃新闻记者深聊期间,他还需不停地在微信上跟人沟通。他身上那件印有华夏幸福队徽的polo短袖似乎会是他的睡衣。 
有句鸡汤道:只要心中有海,哪里都是沙滩。中超职业经理人的真实写照则是:手机在哪,办公室就在哪。 
不过,我们的话题不从他隐藏着各种秘密的手头工作开始,而从五年前他发布的一条最为人熟知的微博说起。 
付强(左一)曾任国足新闻官。 
“对不起” 
付强记得特别清楚,那是2013年的6月6日,呼和浩特,卡马乔治下的中国队在一场热身赛中1比2输给了乌兹别克斯坦,那场球踢得很难看。 
比赛结束后,负责管理“中国足球队”微博的国足新闻官付强,发了一条三个字加一个感叹号的微博:对不起! 
向来严肃的官方微博发出这句五味杂陈的话,从来没有过。 
6月15日,一场更可怕的失败。中国队在合肥1比5惨败给替补出战的泰国队,这句“对不起!”大规模发酵,被转发,被调侃,被谩骂,成了那场失败最合适的注脚。 
有人对付强的做法有异议。甚至有国脚对他说,“对不起”三个字不合适,因为他们尽力了,没有对不起谁。付强理解一些人的傲气,但他坚持不撤。 
当时从世界杯预选赛20强赛出局之后,中国队休养生息了半年,福特宝公司做了很多品牌宣传工作,所有人重新收拾了心情,对未来充满信心,正准备大干一场。那场输给乌兹别克的比赛就像当头一棒。 
“不仅仅是愧疚,更多的是一种失望和失落。当时是非常复杂的情绪。也没有多想,就是有感而发。我觉得发了就发了,不应删除。中国队承载了多少人的情绪,它的微博不应该那么刻板。足球就是一种情绪。” 
从此每当中国队输球,这条微博都会被拿出来重新转发一遍。最后一次出现,是2016年世预赛十二强赛中国队主场0比1输给叙利亚。总共25万次转发,9万条评论。 
在2016年11月初,这条微博终于被删除了。那时候付强已经离职。不过一个能够有感而发“对不起!”的中国队新闻官,注定在任何岗位上都不可能以传统的风格行事。 
著名的“对不起”微博。 
一个不只负责新闻的官 
付强是在中国队重新开始赢得国人好评之际离开的。2015年亚洲杯决赛圈,中国队小组赛三连胜,以小组头名昂首晋级淘汰赛,四分之一决赛不敌澳大利亚。支持国足在网络上突然成了时髦的事。 
甚至有网友把“对不起”重新翻出来转发,并加上自己的话:“没关系!” 
首场比赛王大雷扑出点球,国足1比0战胜了沙特之后,付强接到了朋友的信息,说华夏幸福收购了一支中甲俱乐部,想招一个新闻官,问他愿不愿意去试。 
付强回忆说:“我在中国队已经做了几年新闻官,我还能继续做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去尝试新环境。那年我32岁,独自一人,要做一个选择没有太多羁绊。不过我觉得新闻官这个工作,谁都能做,我不知道华夏幸福的这个新闻官到底是个什么概念,我肯定要找他们聊一聊。” 
亚洲杯归来后,付强去见了当时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叶珺。刚刚入行的华夏幸福对足球俱乐部品牌建设是门外汉。先后从事过体育记者、足协新闻官的付强对中国职业足球有自己的深刻认识,也有自己独特的资源。这些帮助了他。 
“我们尽情聊了很久,聊了很多,最后感觉想法和理念高度统一。”三月份,付强离开中国队,入职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最初的头衔还是新闻官,但不是一个只负责新闻的官。 
这家年轻俱乐部几年的品牌形象的建设无疑走在了中超前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2018赛季动员会上,付强代表华夏幸福俱乐部做演讲,会场好多人举起手机来拍大屏幕上展示的PPT。他们在乎每一次对外的形象展示细节。 
这场赛季动员会让媒体印象深刻,他们的VI系统(视觉识别系统)在中超出类拔萃。这可能归功于一点: 
跟很多俱乐部品牌部依附于集团不同,华夏幸福俱乐部的品牌宣传部归属于俱乐部,而且他们人数众多,既有自己的官方随队记者,也有自己的微型电视台。 
有媒体“抱怨”:他们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内容,可读性比大多数公共媒体上关于他们的报道还要高。 
这正是付强在入职华夏幸福俱乐部之前想象的样子,品牌宣传架构在他的主导下已经较为完整了,尽管他现在的主要精力已经不在这件事情上。 
付强带回了热尔维尼奥。 
24小时,够了 
2015年12月,付强在华夏幸福俱乐部工作大半年之后,被升职为常务副总,协助董事长叶珺主持管理俱乐部日常工作。叶珺在华夏集团担任要职,很难分出足够时间管理俱乐部事务,他需要一个得力助手。 
付强正式成为华夏足球俱乐部的职业经理人,真正的挑战终于开始。 
做品牌肯花钱雇有才华的人用心做就行,但主管一线队完全是另一回事,尤其是当这家俱乐部的投入在中超排名前列,目标又总在最高处。 
没有俱乐部管理经验的付强偏偏需要做一些开创性很强工作,但华夏幸福这一任命却存在潜在逻辑:付强对对这个圈子太熟悉,他敏锐。 
在他还没有接管一线队工作的时候,2015年夏天转会窗口眼看快要关闭,华夏当时强挖在沃特福德如日中天的伊哈洛失败的情况下,付强谏言赶紧去全北现代挖来曾经效力于辽足的“北埃神”埃杜。 
这个选择成为球队下半年一鼓作气冲超的关键之一。 
33岁的年龄开始直接操盘俱乐部转会真的不怵?“我没有想那么多,我肯定不怵。但我觉得有挑战性。”2015赛季冲超成功之后的冬季窗口,付强尝试引进的第一个外援就是前阿森纳外援热尔维尼奥。我们想象中这种事情一定很复杂,但对他来说不是。 
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传播专业的付强,在大学期间主修英语、俄语两门外语。过硬的英语能力大大提高了他在国际转会市场上的效率。 
他直接给罗马俱乐部发邮件表达了希望引进热鸟的意向,得到回复后独自飞到罗马。他第一次见到了时任罗马体育总监的萨巴蒂尼(现任苏宁体育集团技术总监)。 
“一看萨巴蒂尼那眼睛和那个表情,你就知道他是个老江湖。在罗马俱乐部一个房间里,还有热尔维尼奥和他的经纪人、律师。他们四个人,我一个人。萨巴蒂尼告诉我,我只有24小时来做这件事。如果24小时之内不能跟热尔维尼奥达成个人条款,他们就会跟其它俱乐部进行谈判。” 
“热尔维尼奥就坐在那儿基本不说话。是经纪人和律师在谈。我说了一堆俱乐部未来的蓝图,发现最后这些意义不大。他终于开口了,说对去中国踢球还是担心,能不能加盟之后先给一笔安家费,也可以理解为签字费。他的要求其实不多。” 
华夏幸福的老板给了付强很大的空间,付强也很好地领悟了这种空间。如果罗马办公室里的每一步谈判都需要向老板请示,效率不可能高。 
“老板给了你一个目标,他最希望看到的是结果,而不是在加减50万欧元或者100万欧元这种事上不断地请示。” 
他单枪匹马,24小时内搞定了热尔维尼奥。 
“我没有经验,但我觉得谈判也需要天赋和技巧,对方在想什么,对方的底线你需要察觉。而且一定要知道,谈判不是战斗,而是双赢。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双方都很开心,而不是只有其中一方获得胜利。” 
他是带着华夏幸福的球衣去欧洲的,方便拍官宣照片。第一次外出谈外援,付强没有忽略这个细节。 
拉维奇(左)如今成了华夏幸福的象征。 
{分页}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夜 
付强清楚地记得那个冬天他在欧洲度过一个月,他是在除夕那天搞定了华夏队史上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笔引援——拉维奇。 
“跟拉维奇谈的时候我带了一个律师去巴黎。他带了一个经纪人和律师。上午我们基本已经谈好了,可是下午一个阿根廷的女律师突然飞到了巴黎,所有谈判又不得不重新来了一遍。” 
“但在一个问题上遇到了麻烦,女律师要求球员在拿到垫付的部分工资之后才启程去中国,但我不可能同意,因为过年几天假期,转账没那么快,而赛季就快开始了,球员应该尽快与球队汇合。” 
“我们的谈判中断了,我们走了,他们也走了。我在想,我一定不能先给他们打电话,因为谁先打电话就意味着谁让步。但我迟迟等不到女律师的电话,我没办法,只能打过去。打过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我说这样行不行,我让一大步,你们让一小步。” 
华夏在跟申花的竞争中胜出,抢走了拉维奇。事实证明拉维奇在华夏很成功,不仅有极佳的个人数据,还有很强的带队能力。这两年付强跟他的沟通很重要。 
“最开始他可能是有一些消极情绪,觉得中超跟欧洲联赛太不一样,周围队友配合不起来不容易,踢得不是很开心。但在他代表阿根廷国家队踢美洲杯受伤之后,情况反而好转了。” 
拉维奇受伤后,付强从中国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看他,一方面是代表俱乐部去慰问,另一方面是想了解拉维奇伤情具体情况,看他大概何时能归队。这次长途跋涉打动了拉维奇。 
付强说:“我从北京飞布宜诺斯艾利斯,跟拉维奇吃了饭,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飞走了。我根本连布宜诺斯艾利斯长啥样都不知道。” 
可是归来之后的拉维奇更有责任感,成了球队“大哥”。 
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夜游之后没多久,付强从常务副总升任为俱乐部总经理。而拉维奇在2017赛季彻底爆发,交出20进球16个助攻的大两双数据。没有比这更好的回报。 
2017年8月,付强跟拉维奇很顺利就谈好了续约,他认为这得益于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很深厚的相互信任。 
马斯切拉诺加盟河北华夏幸福。 
不仅如此,拉维奇还把马斯切拉诺推荐给了付强。这是非常意外但很重要的收获。 
这个时候中国足协已经制定了引援调节费的新规则。 
经验渐长的付强这一次在马斯切拉诺的谈判里占据了主动。“拉维奇那笔转会其实也给我提了个醒,我们可以把注意力放到那些转会费不高的球员身上。我九月底就飞到了巴塞罗那跟马斯切拉诺谈,当面了解他的意向。” 
“他告诉我,他有办法让巴萨不在转会费上设置障碍。这个对我们很重要,因为中超有引援调节税,我们不想触发它。我们跟马斯切拉诺谈好了一切个人待遇,但是我要求必须加了个条款:一旦巴萨要求的转会费高于调节税,这笔交易就不能成立,马斯切拉诺答应了。” 
在三年来被打造得非常融洽的集体氛围里,马斯切拉诺以极快的速度融入了球队。付强颇为得意地说:“你去看吧,他已经是绝对的大哥了,他根本不用怎么说话。没办法,天生的气场。” 
付强为足协大会带来了详实的PPT。 
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恶魔 
转会市场上,付强的直接资源其实是国脚。 
他跟绝大部分国脚相熟,这在内援引进的过程中派上了用场。但抛开任航那个曲折的转会不谈,他记忆中最得意的一笔转会其实不是国脚引进,而是丁海峰。 
“那时候有其它俱乐部的总经理告诉我,我是第一个能从恒大手里抢走球员的人。”付强说。 
那本是一次不太可能完成的转会。华夏幸福的青训教练偷偷把辽足梯队的人带过来试训,这一举动惹恼了辽足高层。而当时恒大正在求购丁海峰,几乎已经跟辽足谈好了价格。 
付强飞到沈阳见辽足总经理黄雁,绝口不提对丁海峰的求购,先道歉。 
付强道完歉,然后独自在沈阳待着,安静了两天,之后再给黄雁打电话,说想求购丁海峰。黄雁接到电话后第一反应是:我以为你早就走了呢。 
“没有办法,我只能这么做。如果我第一天登门就说求购丁海峰,他们会认为我道歉的诚意不够,这事儿基本谈不成。”付强说。 
华夏幸福终于和广州恒大第一次在转会市场上正面交锋,以华夏得胜告终。华夏给丁海峰开出了5000万的转会费,恒大想把价格继续提到6000万。 
但当负责具体谈判的康冰把这个意见提交给刘永灼批复的时候,刘永灼当时正在从广州飞往重庆的飞机上,所以回复不够及时。辽足很快决定接受华夏的报价。 
“我们的转会报价绝不会比恒大高,但辽足卖给了我们。我觉得在转会市场上钱肯定不是唯一的手段,真的有一种叫诚意的东西可以打动人。” 
在付强的操盘下,华夏幸福如今的阵容在中超已经极具竞争力,内援外援都已属于顶级。同时,这意味着“油水巨大”。 
曾经清瘦的付强。 
在很多外人看来,中超俱乐部总经理绝对是一个肥差,尤其在转会费、球员年薪、签字费、经纪人佣金水涨船高的当下。 
付强这几年确实越来越胖了,但用他的话说:“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恶魔,但并不是每个人身后的恶魔都能够被轻易唤醒。” 
有球员在转会完成后会向他“表示表示”,但他从来不收。当有球员告诉付强,有经纪人借他的名义找球员要回扣,他在第一时间把所有球员拉进一个微信群,说自己绝不会通过任何经纪人要回扣,如果有球员遇到这样的经纪人,第一时间告诉他。 
也有经纪人尝试用婉转的巧妙的方式给他送现金。他说:“哈哈哈,如果那袋子里有10个亿,我的恶魔可能会被唤醒。” 
可能年轻人的职业经理人更容易有一种“自觉”。 
另一位80后中超俱乐部总经理曾经告诉记者:“有一次我收到一个快递,经纪人寄来的,打开一看是块表,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上网一查,价格吓到了,好像要几十万,赶紧寄回去。” 
并不是所有的“职业经理人”都能敞开聊这种敏感话题。付强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我真觉得我还是一个有追求的人,我心里有很坚定的目标。” 
能够拒绝眼前的诱惑,其实你说不出这到底是感性还是理性。肯定比当初的“对不起!”多一份理性,但也不曾少了那份感性。 
华夏幸福签下马斯切拉诺。 
负责,就是全部 
再尽职尽责的中超俱乐部总经理也无法逃避下课的可能性。过去中超俱乐部总经理可能是个铁饭碗,但进入职业经理人时代,有流动性才更科学。 
压力永远挥之不去,因为这是残酷的竞技比赛,冠军只有1个,目标并不容易达成。 
付强说:“每周生活和情绪都随着比赛的结果起起落落,没有大心脏不行真的。而这种压力比主教练压力更大。为什么?因为主教练下课了,还能拿到违约金。过不了多久又能找一份工作。而中超职业经理人要是下课,最多赔你两个月工资吧。中国俱乐部那么少,下一个坑也很难找。” 
2017赛季夏天,华夏幸福突然一波四连败,这让付强措手不及。 
“那段时间每一天都是煎熬,每天处于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虽然指挥比赛的是教练,踢球的是球员,但作为俱乐部总经理,肯定是第一责任人。我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而且我还没地方发泄,老板会给我压力,我又不能给教练和球员压力。这种时候只能熬。” 
联赛收官,华夏幸福最后一轮在积分榜上被天津权健逆转,失去了亚冠资格。很多人说付强是不是要下课了? 
“我真的有很多朋友来问我,说听到传言我是不是要下课,我也一度变得敏感。” 
“我会焦虑,这是人之常情。后来就不焦虑了,这个工作是老板给的,下不下课是老板决定的事,这事不归我焦虑。既然人家互联网的职业经理人也要对KPI负责,中超职业经理人肯定也该对球队成绩负责,有这些传闻很正常。只不过我觉得一线队的成绩不应该是一家职业俱乐部的全部。” 
这确实是他的理念。在中国足协的赛季动员会上,他那套PPT的内容,从青训到品牌建设,在各个层面阐述了这一点。“一个球队不可能永远拿冠军吧,他靠什么留住球迷?因为是它品牌里的文化。” 
其实付强以前很喜欢踢球,但现在他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了。转会要谈,一线队要事事留意,连青训都要耗费在他看来接近20%的精力去管,所以可能不会有机会瘦下来。 
“有一次我看到梯队球员在机场吃饭,我说为什么不能在基地吃完饭再去机场呢。年轻球员你能让他自己在机场吃垃圾食品吗。” 
中超的职业化,也许就从这些细节开始。
来源:澎湃新闻(上海)
金令牌猎头
企业找猎头  职业经理人找猎头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