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职业经理人周刊 >> 行业动态

凛冬过后,曾经火极一时的数字医疗企业2017年怎么发展?

《职业经理人周刊》

原标题:凛冬过后,曾经火极一时的数字医疗企业2017年怎么发展?


快速发展的数字医疗整合了数字传播技术、电子医疗信息系统、电子处方、联合医疗设备与远程医疗。无论是初出茅庐的创业公司,还是老牌的医院系统、医疗设备企业与其他传统医疗企业,如今都想利用这些技术在数字医疗领域分一杯羹。

在国内,2014年可谓互联网+医疗的元年,医药商业公司、医院、制药企业、医疗信息公司纷纷参与其中。2015年是收获颇多的一年,就医方式、医患生态、就医体验、购药方式等领域发生了一些创新性改变。2016年,数字医疗市场才渐渐回归理性,投资进入寒冬期。

国外数字医疗无论是开启进程和程度,对国内很有借鉴意义。2017年,全球甚少出现负面报道的数字医疗,未来到底会如何发展?动脉网对此进行了观点梳理。

1、寻找持续的业务

一名医疗科技投资者称,数字医疗已经死了。

CNBC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数字医疗领域有超过800个企业获得了总计约160亿美元的投资。如果这些投资者都能够获得预期的回报,那么整个医疗科技行业的市值将是如今的三倍。这类不切实际的期待为医疗护理的创业公司和企业创造了一个并不健康的环境。

直到最近,风投独角兽的监查员们才开始质疑,类似估值十亿美元的那种成功故事,仿佛并没有在数字医疗领域频繁出现,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隐忧,担心那些资本过剩的数字医疗投资组合的收益表会受到影响。

唯一能够与流入数字医疗行业的资金增长速度相比的,就是该行业天花乱坠的宣传。数字医疗不仅让整个行业弥漫着一种“更好的技术就能够解决医疗护理服务的问题”的乐观情绪,还始终保持着对本行业风险基金融资的吸引度。

这也不全然是坏消息。

毫无疑问,深受质疑的医疗护理信息技术领域需要乐观的愿景,也配得上越来越多的资本投入。然而,当满怀期待的数字医疗企业毫无根基的野心与风险投资家相遇,一个危于累卵的环境便产生了。

在医疗领域有20年投资经验的Echo Health Venture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Rob Coppedge说:“大量的资本在还未参与到真正持续业务的建设时便已化为灰烬。很多企业已经去悄然离去,还有很多正在寻找对策。”

其实事情不一定非得是这个结果。尽管在不断涌入的数字医疗投资的影响下,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宏观趋势、行业挑战与消费者需求都还切实存在。毋庸置疑,创新人员、企业和投资者们都将是为这些普遍的挑战谋划解决方案的关键人物。

2、问题出在哪里?

医疗护理系统需要整顿,这一点是毫无争议的。许多数字医疗企业都已经带着自己的热情、长远的眼光和丰厚的资本,迎接了这些挑战。

不过,相当数量的企业依然缺乏专业知识,忽视了医疗护理特定工作流程的重要性,错误地理解了医疗护理消费的历程,还严重低估了突破医疗护理销售周期所需要的努力。这一切都让不少企业付出了巨大且昂贵的代价。

Rob Coppedge认为数字医疗行业的问题有以下四个:

1、缺乏更好的捕鼠器。企业花费大量资源来开发更好的技术、APP和分析方法,甚少注意到如何走向市场的问题。没有老鼠,再好的捕鼠器都没用。很多数字医疗企业最后都在追赶目标市场,无法扩大规模。

2、企业医疗护理的装备不良。大量初期的解决方案在面对大型买方和客户时都束手无策。

3、消费者(暂时)还不买账。绝大多数致力于消费者参与解决方案的企业如今都仍在与极低的参与率抗争。

4、估值过高与资本过剩。医疗护理服务与信息技术并非盛产独角兽,而且这一行业的销售周期是很长的。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数字医疗企业将资本价值抬得太高。

数字医疗产品的开发必须跟临床结合,这点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在临床一线的医生们如何看待数字医疗呢?医生们的眼里,科技于临床护理而言并非总是完美的。以下是mygihealth从医生们所参与的真实访谈和提出的质疑中,整理出他们对于数字医疗的十个担忧:

1、医生并无闲暇时间来管理与检查医疗数据;

2、数字医疗平台所提供的数据与信息的可信度得不到保障;

3、数字医疗的实用性与效果并未得到证实;

4、富裕的患者或许会从中受益,而其他患者的利益无从保障;

5、年轻人容易接受数字医疗,而老人却不一定;

6、病人的信息安全得不到保障;

7、医疗护理资源的使用率太低,大多数人都只是为了记录步数或睡眠状况;

8、数字医疗的宣传太天花乱坠了,人们几乎看不到消极的报道;

9、大多数人很早以前就放弃使用数字设备了,数字医疗还有什么用;

10、数字医疗难以在提升效果的同时降低成本。

基于以上担忧,在监管上,FDA正在招募新一批的入驻企业,这些企业将每周至少 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三天,并加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数字医疗团体。他们的任期至少是六个月,且不超过两年。

FDA所招募的这些企业将要完成的关键任务如下:

1、分析软件行业业务流程和关键绩效指标,识别产品质量和组织卓越性的可靠预测因素;

2、开发并测试数据收集与分析模型;

3、与外部利益相关者、试验参与人员、内部员工一同合作,识别新兴数字医疗平台的需求和投入;

4、识别提升数据分享和获取流程与政策的机会。

入驻企业项目对美国联邦政府来说早已不新鲜了,自2012年起,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就与创意实验室(HHS IDEA Lab)开始合作。美国FDA也正在开发的是一种预先认证项目,用于提升高风险产品的审核流程效率。

3、腾讯怎么投?

一方面,数字医疗目前仍然处于发展和探索阶段,在夯实地基,另一方面,大量的初创企业仍然在寻求资金。

数字医疗诱人的收益数据与大肆报道不仅吸引到了美国本土的投资者,同时也让中国的企业蠢蠢欲动。巨头在这方面布局很有意思。近年来,腾讯参与投资了大量的美国生物科技与数字医疗企业。

根据Crunchbase与Rock Health的数据,这些企业包括Grail(癌症早期筛查公司)、Scanadu(“医用三录仪”设备开发者)、Karius(传染病诊断服务企业)、Clear Labs(食品检测公司)、HomeHero(家庭护理服务提供平台)、CliniCloud(联合家庭医疗箱开发者)以及Circle Medical(初级医疗护理服务提供者)和Benchling(云平台DNA研究管理工具)。

除此之外,腾讯还有更加直接的投资。腾讯向医疗与人工智能公司iCarbonX投资了1.55亿美元,该公司随后与美国患者社交平台PatientsLikeMe签署了价值1亿美元的合同。

这次合作旨在将多种医疗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融合起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人类疾病。在中国,腾讯几乎投资和聚拢了市场上顶级数字医疗企业,如微医、丁香园、卓健、医联和好大夫等。

除腾讯以外,百度和阿里巴巴同样投资了硅谷及其他技术中心的企业,不过只有腾讯将目光紧紧所在了医疗护理上。腾讯的这一战略一部分是受到国内医生数量不足和某些癌症的高发率等医疗问题的影响。由于不断增加的人口与高吸烟率,中国的肺癌病例2020年将超过80万。中国的阿兹海默症患者也是全世界最多的。

硅谷医疗投资者Ted Driscoll认为,中国的医疗问题非常严峻,因而中国的投资者们对任何一个能够提出全新解决方案的创业公司都有兴趣。

将人工智能带回中国不仅是腾讯这样的大企业所期待的,同时也是政府所支持的。政策制定者将人工智能视为能够替代医生的工具,越来越多的人将有机会得到合适的治疗。

Scanadu创始人Walter De Brouwer认为,像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对腾讯的投资团队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他说:“在美国,我们是从纸到电子医疗,再到移动医疗,最后才到人工智能医疗。在中国,人们对于人工智能兴趣和野心更大,跨度也更大。”

{分页}4、数字医疗怎么监管?

随着数字医疗行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企业与技术而出现的,还有一系列的监管措施与批评的声音。越来越多的部门开始涉足对数字医疗企业的监管,这个行业未来将面临越来越严格的法律与法规。

1、FDA对医疗器械的监管

数字医疗APP服从于FDA的管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指南指出,该部门打算对归入医疗器械类且有可能威胁到患者生命安全的医疗APP进行监管。

FDA始终非常积极地参与到数字医疗科技的现代化管制中,他们想要在实现监管的同时避免对该行业的创新造成过多的阻碍。今年七月,FDA提出了一项新的数字医疗创新计划,旨在实现安全高效的数字医疗科技。

2、各州医药与专业分账企业实践的相关法律法规

美国许多州都有自己的医药企业实践法,用于防止普通企业直接实施医疗护理或雇佣医生来开展医疗活动。这些州法适用于多种类型的经许可的医疗护理服务提供者,如医生、牙医和按摩师。提供医疗护理服务的数字医疗企业必须要服从于所在州的每一项医疗企业法律。

除此之外,很多州还有“分账法”,用于防止经许可的医疗护理专家和医疗设备提供者与未经批准的个人或业务实体进行分账。举个例子来说,纽约州的分账规则就让医生们与其他个人或业务实体的分账变得十分困难。数字医疗企业必须要保证,任何一项涉及到经许可的医疗护理专家的业务都遵守分账法。

3、各州医疗许可证要求与远程医疗

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企业面临着一系列的许可证要求,每个州的规定也有差异。大多数州都要求医疗护理专家在所在州获取许可证。

同样的,在多个州为患者提供服务的数字医疗企业必须要保证其附属的医疗护理专家在所有覆盖州都取得相应的许可证。

一些州甚至出台了针对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处方的专门法律。举个例子来说,加州的法律就禁止未经适当的医学检查,直接在互联网上开出某些药品的处方。

4、医疗护理欺诈与滥用法

数字医疗的联邦医疗护理欺诈与滥用法包括反回扣法(AKS)和斯达克法(Stark Law)。反回扣法禁止因推荐能够被联邦医疗护理项目报销的产品或服务而提供、支付、要求或获得报酬的行为。

斯达克法禁止医生为某一特定的医疗健康服务,将内科病人推荐给某个与自己有金融关系的业务实体,同时也禁止因非法推荐的服务而申请报销。

数字医疗企业应当保证自己的业务安排遵守这些复杂的法律及其相关规定。此外,很多州也有相应的欺诈和滥用法律。

州法的适用范围会越来越广,将来很可能会管制到各种各样的企业,而非仅仅是像Medicare和 Medicaid一类的公共医疗护理项目。

举个例子来说,涉及营销或销路拓展的数字医疗服务,必须要好好地评估自己的业务安排,从而保证其符合州与联邦的医疗护理欺诈与滥用法。

5、联邦、州、国际医疗健康隐私法

随着更多消费者开始找寻在线工具来帮助自己设置健康与健身目标,追踪健身进展,以及管理长期的医疗问题,医疗健康APP越来越受欢迎。

开发或运营健康APP的数字医疗公司必须要保证,自家APP代表医院、诊所、医疗实践、健康计划,或涉及此类业务的项目等所创造、储存和传输的是受《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所保护的健康信息。这样一来,他们就需要一个全面的《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隐私与安全项目。

6、健康隐私法

许多州的医疗健康隐私法对信息的保护都比《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更加严格。这些州可能会覆盖更加广泛的信息,或是带来更严苛的要求,比如更短的违反通知时间。数字医疗企业必须要熟知其业务与客户所在州的这些法律。

7、联邦贸易委员会与州司法总长的消费者保护法规

联邦贸易委员会(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的消费者保护局对参与不公平、欺瞒、诈骗业务实践的公司实施联邦法的管理。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司法管理覆盖数据安全与虚假广告,对数字医疗行业有着深刻影响。

各州司法总长同样也涉足这一领域,并且他们在这一行业所实施的监管行为越来越多。今年3月,纽约司法总长办公室宣布了其与三家涉嫌误导宣称和隐私政策问题的数字医疗APP企业所达成的协议。

根据该协议,这些APP必须立即向消费者宣布,自家APP可能会收集并分享用户个人的身份信息,如GPS位置与设备唯一识别符。这类强制管理措施进一步强调,数字医疗企业为自家医疗健康APP制定有效的使用与隐私政策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

8、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规制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The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对通信设备进行规制,这可能会覆盖到某些数字医疗技术。使用射频通信的医疗器械要服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司法管辖。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同颁布了使用涉及这两个部门管辖范围的技术时,应当遵守的法规与标准。

5、前路何在?

正是因为数字医疗行业充斥着大量资本泡沫,而行业本身所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受到的管制也越来越严苛,这个行业才比之前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个恰当的解决方案。

企业家与投资人都需要退后一步,好好思考如何生存、如何发展壮大的问题。在这个特殊的行业里,我们需要再次将自身投入到建立一个伟大而持久的公司的基础中去。

那么,在这个后数字时代的医疗行业中,数字医疗企业究竟该怎么办?在医疗领域有20年投资经验的Echo Health Venture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Rob Coppedge给出10条建议:

1、在这个市场里,销售比资本更有价值;

2、优秀的同盟与伙伴常常比资本更有价值。请确保你选对了合伙人,也选对了最佳经营规模,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3、请明确自己的需求。盈利与合理的股权结构可以带来收益,而风险投资人的大规模投资会吸引媒体的争相报道;

4、请确保自己在考虑的是正确的问题。你应该担心的是“谁出资?”以及“用户的终身价值是否大于用户的获取成本?”这样的问题;

5、不管你认为自己在参加一场怎样的比赛,都要像参加马拉松比赛那样去准备,而不是只做好一场冲刺赛的准备。实际估值和投资人的期望会为下游资金募集或者退出选项扫清障碍;

6、在计划公司的进一步发展之前,预先且积极地计划你的退路(还有你的替代战略);

7、受益人并非一定是出资人。尤其在医疗健康行业,始终跟着资本走是很困难的。在数字医疗的大肆宣传之下,对“谁出钱”和“出资人看重什么”保持客观现实的态度,是最容易被企业忽略的;

8、了解你的敌人。企业家们需要理解自己将给市场带来的“破坏”到底意味着什么。了解那些潜藏在生产系统、工作流程、资金流等等之下的血淋淋的细节,将有助于企业走向成功。此外,尊重客户的复杂性;

9、不要相信那些天花乱坠的报道,尤其是关于你自己的。合理的谦卑是非常关键的。大量拥有上万粉丝以及在《华尔街日报》上崭露头角的企业最终都因为缺乏收入和利润而销声匿迹;

10、最重要的是,如果你的公司正处于初始阶段,一定要现实一点。保持你的热情与激情,让你的投资人、合伙人以及董事会的经验帮主自己滤除不必要的噪音。不要让公司资本过剩,或作出过分的承诺。

作为数字医疗那些大肆报道圈中的资深玩家,企业家、技术人员、设计师,以及其他因数字医疗而来到医疗护理行业的人,都应该安心留在这个领域,齐心协力来为这个行业创造一些改变。

无论是社会还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这都可能会是我们在接下来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做的最重要和有使命感的工作

来源:凤凰科技
金令牌猎头
企业找猎头  职业经理人找猎头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