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CEO的“高攀”和 CFO的“低就”

很多创业者似乎都没有警醒的意识,觉得在公司早期找一个 CFO 没有太大的意义——说不需要,说请不起,说找不到,这些大概都只是借口吧。
而那些敢于放弃高薪高职“下嫁”创业公司的CFO们,或许会成为最终的“人生赢家”。
对于公司业务飞速成长、规模迅速扩大的创业公司来说,容易被成功的光芒掩盖住潜在的危机,往往容易忽略一个有能力、有战略、与公司一起成长的财务合伙人的重要性,但在公司“跌重”时,如果没有一个严防底线的 CFO 保驾护航,这种痛很多 CEO 应该都深有体会。
当然,找到一个有能力、有战略又愿意到创业公司重新打拼的 CFO 难度不亚于“找对象”,毕竟符合条件的 CFO 们大多经过十几年在“钱海”中血雨腥风的历练已经坐上了四大合伙人或者上市公司高管的位置,拿着稳定的高薪,过着舒适优渥的生活。
如何才能把他们“忽悠”下海?我们先看三个小故事。
1999 年马云和蔡崇信的第一次见面。当时的马云还不是现在可以翻云覆雨的互联网巨鳄,整个团队还蜗居在杭州一间三居室的民房里办公。而蔡崇信当时已经是 Investor AB 的高管,拿着 70 万美元的高薪。
马云没有谈商业模式、盈利或者其他业务上的内容,而是谈自己“芝麻开门”的梦想,放话说要做全球最佳 B2B,要做 80 年企业的远大理想。之后,蔡崇信参观阿里巴巴时,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间民宅里黑压压坐着 20 多个人,地上满是床单,一群“疯子”在那里喊叫着、欢笑着,仿佛一个吃大锅饭的大家庭。 …… [阅读全文]

等不及IPO 天使投资人要如何实现退出?

资本的耐心,是有限的,从2015年开始的合并大潮起,已经有无数的例子说明了这一点。
创投从来都是一门生意,随着滴滴、美团等巨型独角兽公司IPO日渐推迟,投资机构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如何退出”成其最大问题。
数据显示,中国过去15年,股权投资存量市场至少积累4万亿资金,起码50%的投资没有退出。也就是说,整个中国股权投资市场至少积累着2万亿资金。据统计,全国甚至全球最顶级基金,发展到第七年时也可能只有20%项目能通过IPO和并购实现退出。
对于投资方来说,尤其是管理资金有限的天使投资机构,这些存量资本急需流动。“ 投进去退不出来,你估值都是假的,退出才是创投本质!” 达晨创投执行合伙人肖冰如此感叹道。
3月19日,由“潜力股”,中国股权转让研究中心主办,钛媒体协办的中国第二届股权转让论坛在北京召开,并发布了《2016中国股权转让蓝皮书》,试图探讨股权退出的多种途径,方式太过单一是此前造成投资机构退出难的主要问题。
新三板挂牌退出,是目前最为主要的退出渠道
根据《2016中国股权转让蓝皮书》显示,尽管2016年一直被称为资本寒冬,但事实上去年资本市场募集资金总额相比2015年来说,还是有所上升的。
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上新成立基金(天使/VC/PE)1266家,同比减少49.5%。但募集金额却达到了8296.91亿元,同比增长29.5%。

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情况 …… [阅读全文]

华为是如何定岗、定责、定编、定员的?


华为目前来看是一家成功走出去了的中国公司,作为很多企业的标杆,华为的用人选才一直为人们所学习和敬仰的地方,通过以下任正非“用人选才”十大观点,一起来看华为是如何做到定岗、定责、定编、定员的?

坚持从有成功实践经验的人中选拔干部


华为的定岗中,干部的定岗最高标准是实践。华为强调要从有成功经验的人中选拔、培养,反对纸上空谈。有成功经验,就表明管理者有一定的方法论,以及领导能力,经过培养,这些管理者容易吸收公司的管理方法。
致力于提升组织活力,未来华为最大的危机还是干部员工队伍的惰性。内部合理化的目标,就是激发组织的活力,让队伍去冲锋、增长;猛将必发于卒伍,宰相必取于州郡,干部一定要有成功实践经验。

先从成功团队中选拔干部


华为的干部,定员都是从成功团队中选拔出来。强调在英勇善战、不畏工作艰苦的员工中选拔后备干部,但并不意味着上甘岭会自然产生将军,意味着我们排斥领导人必须具备的素质。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人领导一个小团队不能成功,如何领导一个大团队?华为不以成败论英雄是指整个大势来说的,而对基层干部,在本职范围内,不能与团队一起成功,是不能被肯定的。

全球化的视野选拔干部


公司需要的管理干部是对市场有深刻体验和宽文化背景的人,宽文化背景怎么理解,大杂烩,什么都懂一点。要成为高级干部都要有宽文化背景,干部进行必要的循环,是对宽文化学习的好机会。这是很重要的,是非常有意义的,是对大家的培养和关怀。 …… [阅读全文]

跟大品牌学营销,为何越学越糟糕?

我们喜欢说“乔布斯对客户一向很强势”,从而不尊重客户,但是却忽略了:这是乔布斯成功后的特权,而不是导致他当年成功的原因(当年乔布斯也是挨门挨户地推销产品)。
我们喜欢说“比尔·盖茨当年辍学创业,我现在也应该这样”,但是却忽略了:
辍学是比尔·盖茨取得初步创业成功后的特权,而不是导致他初步成功的原因。
我还看到很多创业公司的营销人员,每天拼命地刷着各种“创意库”“最新案例”,并且听杜蕾斯、宝马的营销经理分享最新的创意案例。
有这个时间,却不去研究:80年前的杜蕾斯、30年前的戴尔、半个世纪前的宝马……
这就是很多创业品牌学大品牌做营销,却总也学不会的重要原因:你学习的是成功后的它们,而不是学习它们当年怎么成功的。就像学习成功后的马云去云游四方、到处演讲,永远也不可能成为马云一样。
认识一个人,需要有必要的身份、年龄、性别、职业等“基础联想”。那对品牌来说,有哪些必要的基础联想呢?一般来说,新品牌新产品,必须在这些方面建立基本的认知,其他的营销才有意义。

归类:它会占据我购买产品的


实际上,我们看到任何一种事物,都会先对它进行归类。比如在房间里,看到四条腿并带一个木头平面的东西,我们一瞬间就会认为它是一把椅子,是用来坐的。
所以,任何新产品、新品牌建立“基础联想”的第一任务,就是先在用户的大脑中拥有一个“类别”。
这样的“类别”,暗示了一个消费者希望通过产品达到的目的,也就知道它需要占据自己哪块时间和哪块购物预算。比如几年前的蘑菇街APP,对外介绍就是一个不清不明的“我的买手街”,而“买手街”在大众认知中,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类别,这就让陌生用户很难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蘑菇街,以及自己什么时间应该用蘑菇街。 …… [阅读全文]

创业公司的CTO不是人干的

学渣+外包仔
我小的时候性格是小聪明中略带一点自卑,体现出来就是各种不服输。于是乎,读书的时候就特别看不起学霸,觉得这些死(xue)读(xi)书(hao)的人长大后不会有特别大的出息,天生我才必有用,将来必有一天会胜过他们。把“其实我的理想也是成为一个科学家”的抱负深藏心底,在深入浅出电脑游戏以及攻略应用若干年后,我成功地就读某大专院校。
在一个不太好的平台中,我自然也觉得读书没有什么出路(当时连校园招聘都没听说过)。在谈恋爱和玩游戏和大学之路走到一半时,突然发现隔壁宿舍有个哥们的屏幕上居然不是熟悉的游戏画面或者各国小姐姐而是一片黑底白字,小哥扣了扣脸上痘一脸不(zhuang)屑(bi)地说——做网站啊。看完小哥给的几个网络ASP教程,我加入了小哥的工作室开始一起接单。于是大学生活变成了打游戏、接单和谈恋爱。
毕业后,觉得光接单挣钱太少,感觉还是要去大城市闯荡一番,便去了上海一家IDC公司,在那里做比较火的前端和PHP,顺便学了学机房运维。偶然发现读书阶段的女神在北京读研后,便跟随之转战北京。
到北京面试过新浪的PHP和雅虎的前端,都败于“计算机基础过差”。痛定思痛中受女神鼓励愤而考研。不想我人品爆炸,一次就进入了梦想中的最高学府。受尽真学霸的各种蹂躏后,重新认识了学习。
有几个切身感悟给同学们:

  1. 勇敢承认自己差,但可以不服输;

  2. 越容易学到的东西,含金量也越低;

  3. 牛人背后,都有苦逼积累期。

清华到360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