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务实的商学院院长

    从许多方面来看,位于格拉斯哥的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商学院(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 Business School)的院长苏珊•哈特(Susan Hart)都是一位令人惊讶的商学院院长。无可否认,她是为数不多的成功升任一家商学院院长的女性之一,但在追求学术成就的同时,她也问心无愧地讲求实际。
“我们有一项很明确的政策,就是一切都必须与现实世界相挂钩,”这位热情洋溢的市场营销教授说。她现在已当了6年院长。她说:“如果你不让学生跟现实世界相联系,你就错了。”
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采取这一策略或许并不出奇——它所在的格拉斯哥市是苏格兰的工业中心、凭借在科技和创业方面的实力创下盛名,该大学也支持“有用学习”的观念。
从现实角度而言,这意味着哈特教授会花费时间争取公司高管的支持,让他们成为商学院的研究人员。“如果不请他们过来帮我们,我们就无法把学校办成企业想要的样子,”她解释道。
鉴于哈特教授的教育经历和职业生涯几乎完全局限在苏格兰高等教育体系内,她的另外一个角色可能也是非同寻常的——她是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所有国际活动的负责人。
然而,粗略浏览该商学院的教学和研究情况,就能看出其中原因。首先,该商学院在9个国家开展业务。但更引人注目的是,商学院的所有授课内容都是围绕着一项国际议程设计的。这位健谈的院长表示,这么做对那些投身公司界的人、以及对那些在苏格兰大城市自行创业的人来说,都是同等必要的。 …… [阅读全文]

我讨厌陌生人硬塞的名片


一名记者曾经质疑我对在招待酒会上派发名片的厌烦,指责我“沦陷于旧的势利世界中”,一个我“极度渴望得到认同与关联”的世界。理由是,社交人显然有权利且应当被鼓励去结识他们不认识的人。
这是个多么愚蠢的指控。第一,我在英国殖民地出生长大,13岁时被丢进一所英国寄宿学校,当时我一点英语都不会讲,因此我更多地是势利行为的接受者,而非参与者。
第二,做出这条评论的人难道没有顾及过那些觉得招待酒会十分无聊但却遭到陌生人“伏击”的人的感受?这些陌生人企图告诉他人自己的业务和其他想法。这名记者可能考虑过冗长会议或学术论坛与会者的感受,但是可能几乎没有考虑过社交场合出席者的感受。在社交场合里,人人都应享有自得其乐的权利,享有不受死缠硬磨的、迫切希望告诉你自己在从事什么、应该得到何种帮助的社交人贸然搭讪的权利。认为单方面递出名片、甚至是交换名片就能有什么结果,这纯粹是天真的想法。关系不是以这种方式打开的。如果你真的希望得到别人的适当关注,唯一的方法就是使其对你有足够的兴趣。将名片硬塞给他人对“感兴趣”这一概念几乎是个侮辱。
有些社交人拼命希望别人看到自己与重要人物在一起,趁其不备时自拍一张与其的“合照”,着实令人生厌。有一次,FE•史密斯(FE Smith),即伯肯赫德勋爵(Lord Birkenhead),就曾遭一个迫切想结交权贵的人贸然搭话,后者希望别人看到他同伯肯赫德勋爵谈话。“伯肯赫德勋爵,”他假装亲切地低声说,“请问洗手间在哪里?”勋爵用手搂着这个社交新贵(他会认为这个姿势又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画面),并指着一个方向说:“尊敬的先生,沿走廊一直走,在走廊尽头右边的一扇门上写着‘男士’二字,那里就是了。” …… [阅读全文]

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

    或许是因为某个肯定不如你的人获得了升职。又或许是你在新闻里读到了关于一位事业正蒸蒸日上的同窗的简介。抑或是因为厌倦、疲惫,以及每天早晨走进办公室时那个悄悄冒出来的问题:“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了吗”?
一种职业倦怠感困扰着很多人。但研究一次次证实,我们在职业生涯开始或结束时并不是这样的。工作满意度是一条U型曲线。
早在1957年,美国一项针对工作满意度的研究就曾指出:“总体而言,年轻员工士气高昂。在参加工作的头几年,他们的工作劲头往往会不断走低。”但在那之后,他们的工作劲头会“随年龄的增长而稳步攀升”。
当然有一些例外。这属于社会研究,人跟人也是不同的。但我们很多人会承认职业中期低谷期的存在,要么是因为我们正在经历这么个时期,要么是因为我们还能清楚地记得那段经历。
这种情况为何会发生?参加工作的最初几年令人兴奋。我们感觉更自由,认为自己独立了,进入了社会,还有自己的钱可以花。当了那么多年的学生、听够了中小学和大学老师高高在上的教导之后,我们如今成为了成人世界的一分子。
就像《职业和组织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1996年的一篇文章所指出的那样,如果当前的年轻人失业率高的话,新员工可能还会觉得自己能拥有一份工作是特别幸运的。
但接着,跟任何新鲜体验一样,那种新鲜感会逐渐消退。工作变成了例行程序。不管我们对于摆脱学校规章感到多么高兴,我们发现,工作自己也会带来小小的烦恼。 …… [阅读全文]

真想辞职不干了

    前些天我遇到一位记者朋友。我问他过得怎样,他说不怎么样。他刚经历了第三次升职失败,感觉自己不受赏识,正怀疑自己是否该放弃一切。
但他又接着说,每当他对工作感到厌倦时,他就会做一件事——观察别人怎么工作的。
他在火车和飞机上偷看那些上班族发送电子邮件,钻研电子表格,还偷听他们聊天。结论总是无一例外,且无可争论。人们的日常工作内容总是无聊到让他毛骨悚然。不管当记者有多糟,跟其他行业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也许他是对的,但其结论有所偏颇。与大多数工作相比,新闻工作没强到哪儿去。无聊透顶的是白领工作本身。
对于生活中绝大多数事情来说,基本上是“她有什么我就要有什么”。在餐馆里,别人点的菜几乎总是比你自己点的看着更诱人。但当我们看一眼他人的工作,情况却正好相反。当你作为一个旁观者观察,所有办公室工作都会令你由衷庆幸“她有什么我完全没有”。
这并不是说我们就不会偶尔——或常常——羡慕其他人工作的排场。他们良好的自我感觉、23层楼的风景、高薪、权力、下班后的酒会、旅游、宴会,全都令人垂涎三尺,如果你对此渴求的话。
但工作本身呢?永远没人垂涎这个。
为了验证这一理论,我自己也进行了些间谍活动。午餐时我“砰”地一下冲出办公室,潜行于附近的咖啡馆和饭馆,偷偷竖起耳朵,翻开笔记本。每当我听到有关实际工作的对白就写下来。以下是我听来的一些片段。
一个男人在南华克桥(Southwark Bridge)上边大步向前走边打电话:“第四张幻灯片的内容有些问题。”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