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医药医疗 行业动态
掘金8万亿大健康产业 三大领域最受青睐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A股公司陆续披露了131起医药医疗并购或投资的公告,与文化产业成为A股最热板块。在此背景下,PE精英与实业家在日前举办的第四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与并购大会上,纵论了8万亿元大健康产业“蛋糕”哪部分“最好吃”。从讨论结果看,高端医疗器械、专科连锁医院及移动医疗三大领域最受青睐。
高端器械国产化存商机
据上证报资讯统计,截至6月20日,今年披露的131起医药板块投资事项中,涉及医疗保健设备的共39起,最新案例是北大医药拟斥资14亿收购一体医疗100%股权。另据清科数据显示,2013年VC/PE共投资了210家医疗健康企业,创2008年以来新高。
为何医疗器械领域突然走俏?上证报记者采访获悉,目前全国医疗器械制造商逾万家,远超制药厂,但该行业相对散乱,低端市场基本是国产,中端国产和进口对半分,高端市场大部分被洋品牌占据。有业界资深人士认为,如此市场格局蕴藏着并购及投资大机会。
曾一手打造了九鼎投资医药基金辉煌战绩的禹勃,这次以中融康健资本董事长身份亮相并购大会,他表示,与药品相比较,他更看重医疗器械行业的机会。因为医疗器械比较复杂,CT也好,核磁也好,是一个系统工程,国外的GE、飞利浦和西门子在每个领域都有各自专利,很难有任何一家公司把整个CT从头到尾都申请了专利,这就给中国企业提供了很大的机会。
“未来十年之内,中国的家用医疗器械市场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甚至这个时间点还能提前几年。”北京康复之家医疗器械连锁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柏煜乐观预计,他还认为该领域的并购也将风生水起,“未来几年会出现多起‘蛇吞象’式的并购,比如,国内家用医疗器械生产商并购某跨国公司的中国业务,或者某诊断业务。” …… [阅读全文]
 
医药医疗 行业精英
more
信邦制药董事长张观福:社会办医民企优势多
在美国南达科他州著名的“总统山”附近,有座雕塑规模比其更大的“疯马山”。为了纪念印第安人的英雄疯马酋长,美籍波兰裔雕塑家希欧考夫斯基用自己的钱买下了这座180多米高的无名大山,用雕塑的方式重现疯马酋长的风采,命名为疯马山。
希欧考夫斯基去世后,这项浩大的工程尚未结束,他的妻子露丝和7个孩子选择延续。1998年,希欧考夫斯基82岁的妻子和儿子终于完成了历时50年的疯马头像,不过这仅仅是27米高的头像,他们现在仍继续着“疯马”的雕塑。
在由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主办,联合信邦制药(002390,SZ)举办的“2014年中国(贵阳)医疗改革资本论坛”将于6月26日在贵阳开幕之际,信邦制药董事长张观福6月24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后讲述了上述真实故事。他告诉记者,4年前他亲临“疯马峰”,“我感到非常震撼,也非常感动。这位艺术家将一生的辛劳奉献给了艺术,并且妻子和儿女也能够继承这样的梦想,这是世间为数不多的。”
张观福说,他做信邦制药已经有20个年头了,很多人问他一辈子都从事这样的工作,累了没,倦了没,他觉得没有,因为有梦想。他和安总(安怀略:信邦制药总经理、科开医药董事长)希望信邦制药能够做成几代人的事业,做成中国领先的医疗投资管理集团。而社会办医,上市民企优势较多。
意在打造医药全产业链
信邦制药于2010年4月16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此前以中成药为主业的信邦制药在市场中并不起眼,直至去年8月,停牌3个月后信邦制药发布重组预案,宣布收购科开医药93.01%的股权并配套融资,继医药流通后强势切入医疗投资和管理领域,此举立即成为市场热点。信邦制药股价也从17元左右持续上涨至高点55.80元。 …… [阅读全文]
 
医药医疗行业 职场观察
太多元也乏味
      不久之前,我旁听了一个会议,与会者都是某大型知名企业的高层人士。当时会议桌旁坐了12个人:其中有英国人两名,美国人一名,南非人一名,德国人两名,法国人一名,意大利人一名,阿根廷人一名,此外还有三个人我无法从口音辨认出他们的国籍。所有这些人都非常成功,而且想必都非常聪明,不然他们无法在一个不聘用笨蛋的公司中生存下来。所有人的英语水平都还不错,正在围绕一个对于公司业务至关重要的问题展开讨论。但我认为,这或许算得上是我所见过的最沉闷、最乏味、最术语连篇的商务讨论了。
我能想出好多原因来解释此次讨论为何如此糟糕。首先,与会者们讨论的是“人才”,这是一个很容易就让人废话连篇的主题。而一位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的记者的出现,更无助于他们放松。 …… [阅读全文]
名片魅力依旧
各界大亨与世界级领袖见面时,比如有威尔士亲王(Prince of Wales)、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出席的5月27日在伦敦举行的包容性资本主义大会(Conference on Inclusive Capitalism),你从来看不到他们交换名片。就算他们交换了名片,我也怀疑他们是否就会把名片保存起来。几年前,一场国际会议结束后,有人到一位身价上亿的会议发言人的房间,检查后者是否落下什么没有带走。这位客人已经自己收拾了房间——床铺整理过了,家具也摆放整齐。他曾在这间房间住过的唯一证据,就是在垃圾桶中的几十张有前途的高级交际人士的名片。 …… [阅读全文]
 
医药医疗 焦点企业
三精制药跳楼董事长股东会后被带走 或涉华润案
三精董事长跳楼调查
刘占滨之死,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内在逻辑:一个在十几年前屡试不爽的营销模式,在新的竞争环境下走向无可挽回的颓势后,外部的压力转化成内在的矛盾,并最终演化成了反腐的机会。
而这种反腐机会,又很容易带来一串连锁反应:在刘占滨之前,三精制药子公司三精千鹤总经理孙开敬、以及在其中拥有最大自然人股份的刘彦铎已被调查。刘占滨在死前留下的“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的遗言,让人对该案的“共犯”产生很多联想。无论是在面对外部变化时的转型迟钝,还是内部“拔起萝卜带起泥”的利益联盟,均提示着国企的转型需要内外兼修。
刘占滨窝案疑云
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董事长刘占滨被调查或因涉窝案:先是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黑龙江医药总经理刘彦铎被调查;之后,三精制药下属子公司的三精千鹤总经理孙开敬等多位高管亦被调查;进而牵扯三精制药刘占滨涉案
作为中国医药界领军企业哈药集团的一把手,曾担任哈尔滨市原常务副市长的丛国章坦言:“最近事情太多。”
5月19日晚间,哈药集团所属的上市公司三精制药突然发布解释公告,证实了当天网络上关于其董事长刘占滨调查期间自杀身亡的传闻。
对于《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要求,丛国章表现得非常谨慎,表示要跟负责此案的检察机关沟通后,再做决定。最终,哈药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大平受托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但对于案件本身则绝口不提。
股东会后被带走
三精制药5月19日的公告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5月18日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公司董事长刘占滨先生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5月18日早饭后,刘占滨先生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 [阅读全文]
医药医疗 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