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我的火锅社交

我来美国麦屯(Madison)念经济学硕士半年了。在此之前,我的小学、中学和大学生活都在上海度过,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乡出国求学。麦屯地处偏僻,位于西北五大湖区的威斯康星州,是个读书的好地方。换句话说,在这里几乎找不到什么特别的休闲娱乐活动。不过,对于一个吃货来说,除了日常的学习和体育锻炼,食物仍旧是我休闲娱乐的核心。
10月中下旬的时候,麦屯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这正好是中国国内全家围坐在一起吃大闸蟹和蟹粉豆腐的时候。但是我在这里,每天都要想着怎么对付上火的美餐,还有人均30美刀却依旧难吃的美式中餐。偶尔点个外卖,也要考虑下小费的价格,因为这里的外卖小哥是不拿固定工资的,全靠小费。所以,当中国学生们带上亲手做的家乡菜,然后凑成一桌的时候,这种幸福感自是难以言喻。在异国的饭桌上,留学生们从一道道中国菜之中寻找家的感觉和关于这道菜的回忆。于是,一桌原本陌生的中国留学生们就这样迅速地聊开了。
在美国,吃饭和社交是泾渭分明的两码事。年轻人的party上,着重点是音乐、舞蹈,食物往往只是陪衬,都是一些简单的pizza、沙拉和啤酒,还有酸黄瓜配薯片这样的“黑暗料理”。因为party性质的社交娱乐活动大多10点后才会开始,所以参加聚会的人总是吃完晚饭再去的。相比之下,聚餐吃饭是一件隆重而严肃的事情。一般来说,除了商业性质的聚餐,家族聚餐只会出现在感恩节这样的特定节日。而且,吃饭就是吃饭,并不附带后续的社交活动。所以,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我的朋友在参加完当地人的家族感恩节大餐之后,仍旧能赶得上“战线很长”的中国学生感恩节聚会。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食物不仅仅只是用来填饱肚子的;食物不但是一种共同文化的载体,也是所有社交的基础和核心。当社交与食物相结合,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食物社交”。 …… [阅读全文]

“快递小哥”的休闲生活

    我叫黄夏龙。我就是江湖传说的“快递小哥”,贵州人,标准的90后。我来上海做快递这一行四个月了,前两个月上门派件,最近这两个月在华东师大闵行校区那边儿的研究生公寓负责定点派件。相比之前五年里自己开洗发店或者在工厂打工的经历,我更满意现在这份自由的新工作,尽管因此我几乎没有成段的空闲时间可以用来好好休闲娱乐。当然这样也有好处:省钱。
我每天的工作时间表都是固定的。上午10点,去学校里的快递收发点分拣快递,通常会有两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包裹在那里等着我,能跟小山一样装满一车。在11点之前,我会开着我那辆农用三轮车赶到研究生公寓边的一条马路上,把快件就地摆开,等陆陆续续下课的学生们来取快递,直到下午2点。每隔三五分钟都会有来取件的人,特别是下午一点五十几分的时候,总有那么些熟面孔姗姗来迟。在这三个小时里,我基本一刻也不能离开,甚至连早走几分钟都不行。之后的2点到5点,我终于能闲下来吃个午饭。紧接着要上门去收件——赶着寒假前学生们要打包东西送回家的高峰,争取多做几单。因为寒假开始后学校附近的快递就进入淡季了,收发件数量一跌,工资也就跟着跌下来。晚上五六点还要去收发室完成一次快递分拣。这样,一天的工作才算全部结束了。
回到家也起码七八点了。在经历了一天的四处折腾后,疲惫、寒冷、饥饿才是最真切的感受。…… [阅读全文]

亚洲富豪爱买的豪宅

      土地所有权或许是历史最为久远的展示财富的方式。从古到今,它不断诱发冲突,也不断激发从公民纪念碑、圣地到标榜自我的城堡与奢华宫殿等宏伟建筑的设计灵感。如今土地(抑或说房产)与财富之间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复杂,商业色彩也更为浓厚。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房地产市场吸引了全球众多富豪的目光,他们寻求安全的财富庇护港、资产多样化的方式,也寻求展示自己实力与教养的视觉符号。
2008年,全球约有1460亿美元个人财富投到了豪宅楼市(每宗交易超过1000万美元)中,截止2012年,这个数字又飙升至3080亿美元。与此同时,同期内公司对房地产业的投资额增幅只有43%,总额为5940亿美元。这些详细数据出自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与新加坡咨询公司Wealth-X共同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私人投资在房地产行业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这是推拉因素起作用的典型案例,”第一太平戴维斯房地产研究主管约兰德•巴恩斯(Yolande Barnes)说。“我只是看了一下买卖双方顶级交易商的名录(涉及2013年的交易数量,由研究咨询机构Real Capital Analytics编撰),便一清二楚了。房屋销售方有JP摩根(JPMorgan)、雷曼(Lehman)接管方、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等大银行机构……而新晋购买方就包括了中国的私企以及美国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US Reits)。”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2012年份勃艮第,历尽磨难!

    切开尼古拉•波泰尔(Nicolas Potel)的血管,流淌的或许是勃艮第红酒。1997年他的父亲热拉尔(Gérard)英年早逝,家族位于沃尔内(Volnay)的黄金发庄园(Domaine de la Pousse d’Or)之后转手瑞士买主。尼古拉于是自立门户,创办了与自己同名的酒商企业(通常译为力高宝德——译者注)。现在他旗下拥有两块业务:他自己的葡萄园贝伦庄园(Domaine de Bellene),以及经销其他庄园红酒的罗德斯贝酒庄(Maison Roche de Bellene)。后一块业务主要是从金丘(Côte d’Or)一带的葡萄种植人那里收酒,并寻求他们的帮助。他与这些人一起长大,因此特别熟悉金丘这块宝地的收成变化。金丘可是全世界勃艮第葡萄酒佳酿的聚集地。
我每年都与他一同品酒。去年12月,我们开了几十瓶2012年份的酒,他边品酒边描述了一种全新的情况:“我父亲说这终究会发生,但这仍然不利于稳定——买地的资金统统来自勃艮第之外。地价变动如此之大,真是荒唐极了。买地酿酒或是收购其他家族成员的庄园,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考虑到波泰尔背后有亚洲和法国投资者的支持,这点钱或许算不了什么,但他的话说明了勃艮第大多数庄园的经营结构。勃艮第的庄园都是小酒庄,由一两名家族成员打理,但庄园每年都要向家族的股东支付分红。
拜来自波尔多、美国和亚洲的投资所赐,地价飞涨——最近,一乌武荷(ouvrée,相当于428平方米)的售价已经涨到240万欧元。因此,葡萄种植人的兄弟姐妹如果不从事酿酒,往往会将自己在家族庄园中的股份卖出。然而,年轻的葡萄种植人要么不愿意、要么无法借钱完成收购。勃艮第的农人可能因为开着精致的德国车去买节日盛装而被顾客诟病,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常年在葡萄园度过。他们骨子里仍然是农民,谨小慎微的本性根深蒂固。如果借钱买地,那么光是为了付利息,他们就得将葡萄酒卖出天价。 …… [阅读全文]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