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CFO 商业评论
跨境收购为何成少败多
过去,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企业来说,国内的增长机会远比海外扩张更加诱人。除了联想、华为、中兴等少数几个知名的全球化先驱外,激情澎湃的全球化探讨往往只沦为象征性或投机性的行动。
然而,这一状况正在飞速地变化。随着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跌破8%的门槛,国内的快速增长时代即将结束:企业收入增长势必放缓,利润即将面临重重压力,企业必须显著地增强创新能力以获得持续的竞争优势。与此同时,人民币势必继续升值,而持续的全球经济危机提供了估值合理甚至是价值被低估的高品质的资产和人才。因此,虽然目前中国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的需求日益紧迫,从全球机会中获取价值的潜在机遇却是空前的。
这些趋势已经在宏观经济数据中凸显。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在2012年攀升至772亿美元。如果稍稍借鉴周边国家诸如韩国、日本过去的经验,现阶段仅仅只是更大规模对外投资浪潮的发轫之始。商务部预计,中国公司的对外直接投资将以年均15%的速度增长,直至2020年。
海外投资的主要目的也将逐步多元化,从主要关注能源和自然资源转向收购用于建立创新能力和竞争优势的关键资产:包括需求更高的新客户,专有的IP或技术,先进的制造资产,卓越的服务能力,专业的知识和人才等。因此,虽然对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对外直接投资流量比例仍然高达80%左右,面向发达国家的投资正在迅速崛起。对美国和欧盟的直接投资在过去5年内增长了三倍以上,在2012年分别达到了65亿和115亿美元。 …… [阅读全文]
 
CFO 焦点企业
南粤银行拟转型小微零售 四年资产增6倍
    2013年3月引进原平安银行(13.41, -0.15, -1.11%)(深发展)零售业务总监柳博担任副行长后,南粤银行管理团队已带上浓重的深发展烙印,并开始酝酿转型。
    地处广东的南粤银行把湛江“彪悍”的粤西民风发挥得淋漓尽致:资产规模从2008年末的155亿增长至2012年末的1068亿,4年增长近6倍。
    依靠票据、同业业务实现资产规模的初步扩张后,南粤银行得到了一张非常规的资产负债表:2012年,贷款余额335.48亿,占总资产比例仅为31.41%,存贷比为52.63%;同业资产高达353.09亿,占比32.43%。
    资产规模快速扩张并未带动盈利能力的提高,2012年该行净利润为8.85亿,资产收益率仅为0.83%,远低2008年末2.1%的水平,也低于同业平均水平。资产收益率降低的原因一方面是存贷比较低,生息贷款较少;更重要的原因是大量的票据资产通过同业业务入表,资产规模迅速扩大。
    南粤银行总行相关负责人则向本报记者表示,“ROA指标呈现下降趋势,盈利能力增长较慢,主要的原因是我行在区域的建设上投入较大,同时积极探索实施‘人才立行’战略。”

 
CFO 职场观察
成长经历:新经理人上任并不孤单
   新经理并不孤单
 
  在成为老板这一令人畏惧的过程中,新经理可以通过学习识别我刚才概括的几种错误观点,获得巨大的益处。但是,考虑到他们新职责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他们在尝试解决管理难题的过程中,依然会犯错误——不管犯错误对学习过程有多重要,始终都不是一件好事。当他们的职业身份被延伸和重新塑造时,他们将感到痛苦。当他们尽力了解一个新角色的时候,常常会觉得孤立无助。
 
  不幸的是,我的研究表明,新经理很少会寻求帮助。造成该现象的部分原因是另一个错误观点:当老板的应该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所以,寻求帮助无疑表明自己没有能力,属于“提拔失误”。
 
  当然,身经百战的管理者知道,没有人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管理者手中的答案是随着时间推移从经验中获得的。而且,正如无数研究所显示的那样,如果你能够得到同事和上司的支持与协助,你在工作中的学习就会更容易。 …… [阅读全文]
如何在公司治理中发挥领导力
    关于公司治理的问题多数聚焦于股东、董事会和高层管理者之间三个层次关系的本质。在董事会的“隔断”作用下,股东跟管理层之间缺乏沟通。价值创造过程一个更本质的问题是关于企业本身的内部治理:大企业的经营危机往往出自内部治理,治理危机往往与大企业内部的管理质量有关。在缺乏股东价值导向的情形,许多大公司的高层经理人习惯于把投资者的资本看作是“免费”的物品。
 
  自上而下。开始的时候,治理机制内企业对金融机构的密切的长期依赖关系和大股东对多数企业的交叉控股形成的关系治理降低了代理成本并更有效地监督经理人。根据这种观点,更换业绩不良的经理的成本较低,因为银行和大股东有力量推动必需的变化。代价巨大的敌意收购或代理权争斗都可避免。 …… [阅读全文]
 
CFO 焦点人物
渣打银行王志浩:旁观中国金融改革
    作为渣打银行[微博]大中华区研究主管和首席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是外资投行中国区首席中鲜有的“老外”——纯正的英国人,但却对中国经济有着令人讶异的深度剖析力,围绕利率市场化、汇率改革、地方债、民营银行等中国味儿颇浓的话题,这位“老外”信手拈来。
    见面前一天,恰逢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致辞,提出“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只有转型升级才能持续发展的关键阶段”,并强调以金融改革为着力点的重要性。
    于是简短寒暄之后,王志浩直奔主题——“我想谈谈中国的金融改革,谈谈正在实施的改革思路”。
    “改革的核心,就是市场化。”王志浩强调,中国金融改革能够从欧美国家汲取的经验和教训,就是对机制、体制实施有规划、有步骤的市场化,建立能够充分竞争的有效市场。“无论利率或汇率改革,还是自贸区试水和民营银行开放,市场化都是最主要的目的。”
    放开存款利率应遵循由大到小的路径
    《财经国家周刊》:中国的利率改革和汇率改革进入关键阶段,央行最近对利率市场化又有了进一步规划。你认为目前必须跨越的障碍是什么?
    王志浩:从全球来看,过去二三十年中,美国、欧洲、墨西哥等都经历了利率市场化过程,其中墨西哥和美国的银行业在1980年代,都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CFO 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