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高端旅行:租游艇出海

清晨六点,晨曦微露。印度尼西亚科莫多岛东部的山峰背后,太阳刚刚探出头。马蹄形的斯拉维湾水域为荒蛮的火山岩勾勒上一圈明亮的青铜色。整整一个晚上,一道道闪电劈向小岛西侧的山脊;一轮满月慵懒地在夜空中挪动,宛如白昼的月光甚至隐去了天空中的繁星。
我们躺在船的柚木甲板上,看着眼前这片原始的景色。温暖的海水怀抱着我们,无风的夜晚笼罩在一片静谧之中。
这艘全新定制的游船Alila Purnama号长46米,于去年12月在新加坡阿丽拉酒店度假村(Alila Villas and Resorts)下水。除了能满足我们这样半夜躺在甲板上的乐趣,船舱里提供了一切奢华酒店所应有的配置——埃及棉寝具、整齐摆放的枕头和桌上的矿泉水。即便如此,我们最后还是没能睡着,大概是因为月光实在太亮了。
早上7点,我们三人来到了驾驶室的屋顶上,来自意大利的巡航向导指引我们问候太阳。与此同时,一大盘热带水果、沾有参巴酱的鸡蛋和苏门答腊咖啡正在餐桌上等着我们。
到了大约11点,又有五六艘船出现在了视线中;驳船、当地人的渔船,应有尽有。它们悠闲地驶入海湾,不少朝着科莫多国家公园进发。不过,我们的目的地更远一些,是位于群岛最远端的一些小孤岛。
船宿旅行再兴起
十五年前,这片海域几乎全年沉寂;而今年,一个豪华客轮码头已经在建设中,在旺季,大大小小的船只发出的嗡嗡声整日不息。尽管科莫多群岛仍旧是一个美丽而独特的景点,只是在当下,想要重拾在这片梦幻岛屿上的隐匿之乐,你最好能带上当地的行家,走非常规的路线——比如在恰当的时间时机选择来回。 …… [阅读全文]

我能同时爱两个国家吗?

    英国华文媒体《华闻周刊》林入女士邀我为中秋特刊撰文,主题是‘月在他乡明’。我愣了愣。
过去几十年里,“月是故乡明”在我脑里时时铭刻,从未更改。移居英国近十年,突然见到“月在他乡明”这个陈述,心里竟然有了负罪感。可这明明是海外华人心中的大实话。我们移居他乡,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质量,或为求学而来,或为爱而来,或为孩子的教育而来,或为更好的空气和环境而来,或为更好的制度而来。在这里成了家,生了孩子,住得久了,不知不觉中,英国成了第二故乡。说“月在他乡明”,情理之中。
可虽是一句大实话,把它说出口,似乎却有愧疚之心。如果“月在他乡明”,那故乡的月还明吗?如果故乡的月仍然明亮,把他乡明月置于首位,是否有忘恩负义的味道?会不会被指责为不爱国?
我的英国先生常常说我过分地爱国。我自己也承认,我定居英国后更爱国。在英国生活的这近十年里,遇到中英有争议的事宜,无论是非如何,我必与英国先生较劲,为中国辩护,一种深厚的爱国之情,似乎不由自主地促使我必须捍卫中国,捍卫在英国作为少数族群的中国人的声誉。我的英国先生非常不解,认为我爱国主义情节过重,青红皂白不分。“我在英国是少数族群,我的标签是‘中国人’,如果连我自己都不捍卫中国的话,谁还会来尊重我?”先生不能接受这个说法:“种族歧视是违法的,你在英国这么久,受过歧视吗?而且你们中国现在经济这么强大,是英国奢侈品购买力的主力军,伦敦中心贵区房子的大买家,谁敢小视中国人?”还有一件事,我先生也不明白:2007年我们在北京参观圆明园,英军作为侵略者的历史反复被提及。他当时问:“这些都是我们老祖宗做的事,和我们无关,为什么要这么强调?”我告诉他圆明园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他听不明白。他只上过公民教育课,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教育课他闻所未闻。 …… [阅读全文]

懂外语,不一定会交流

    一位西班牙朋友表示周围有很多朋友在学中文,一位意大利资深飞行员朋友也不能高枕无忧,正试图在中国航空公司里找份工作,学中文也是迟早的事,当然也有很多欧洲人来到德国学德语找机会。这是很好理解的现象,除了德国,欧洲经济十分不景气,语言学习潮流从来都随经济走向。
而在中国,学英语长期以来是义务。多少倒霉鬼都栽在英语四级上,每次都考59.5分而拿不到大学学位证,好冤:吃自己国家的粮食,拾人家的牙慧?
在中国,英语四级是高等教育,可中国人在国外向来是餐厅打遍天下,学语言为的是基本生存。
抱怨英语难的中国人是因为还没学法语,抱怨法语难的人是因为还没学德语。在德国生活的人,大部分人上过语言班和融入班,在那里可以一睹各国人的“命运”:来自科索沃的姐姐说起德语来像开着一辆坏透了的车,时停时开;最角落里的西班牙兄弟打着不稳定的西语颤音,而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那位中国大叔,说起德语来像日本武士般不容分说,却让听众想一剑封喉。
德语里最难的一个音是“r”,在中文里是没有的,让中国人困惑,急躁,神伤——到底是喉咙管哪个部位发出来的?德国流传这么一个传说,一个大半辈子呆在德国的中国人临终前,把妻儿召集床前,大家等着他揭秘一个天文存单,不曾想老头子说,我终于能发这个音了,“r……”,然后无憾地离开了人世。
德语的句子也较复杂,并且语序相当不一样,谓语动词或者情态动词经常排在句末,中国人说着说着就走丢了,像经历了一场长跑,长得足以忘我忘他,自然谓语就给跑丢了。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酿酒师纳扬的东行记

    纳扬•高达(Nayan Gowda)今年42岁,是葡萄酒世界的后起之秀。他在澳大利亚攻读了4年的葡萄酒酿造学,2007年回到祖国英国,目前仍然过着空中飞人的生活。他并不引以为豪,而是带着遗憾说道:“我知道,女性青睐更稳定的男人。”
他在35岁的相对“高龄”学习了酿造葡萄酒的技能,之后先后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匈牙利、英国、法国、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管理过葡萄园。乌克兰颇有意思,但哈萨克斯坦就很无趣了。在哈萨克斯坦,他受命扭转一家酿酒厂的命运。到达酒厂时,他发现本该盛放当年收获葡萄的发酵罐里装满了过去三年的陈酿。这家酒厂的主人是一位政治家,他将葡萄酒视为飞黄腾达的捷径。他问纳扬能不能仿制出总统最喜爱的葡萄酒。纳扬回答“也许吧”,结果却被告知,总统最喜欢的酒是柏图斯(Pétrus)。
在哈萨克斯坦的烦恼还不止于此。比如,在那里的四个月期间,纳扬被要求晚上呆在工人宿舍大院里。“至少乌克兰还有酒吧嘛,”他抱怨道。对于曾在伦敦常春藤餐厅(The Ivy restaurant in London)掌勺的纳扬而言,食物非常重要,但哈萨克斯坦的食物并不可口。“哈萨克斯坦几千年来一直是重要的国际贸易路线,但那里的食物真的没什么味道……”为了解决问题,“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香料研磨机和许多辣酱,并且务必保证我亲自下厨给酒厂工人做饭。哈萨克斯坦人喜欢我做的食物,但无人与我共饮,因为没人喜欢喝葡萄酒。”或许总统是个例外。 …… [阅读全文]

趣味收藏:太空纪念品

曾经,登月还是一代人的梦想。而如今,人们已经开始遐想,哪一天可以亲自踏上月球。
太空纪念品热潮
整个太空纪念品市场充斥着那些出生在 “婴儿潮”的人们对1960年代的怀念之情。Red Bull Stratos、Richard Branson的Virgin Galactic,以及印度和中国的2016、2017计划——这些个体、商业机构甚至国家计划借此点燃了人们对于太空纪念品的热情。于是,那些收藏家们汇聚一堂,进一步拓展了西部市场,实现了太空纪念品市场的年收入二百万英镑的突破。
这些藏品中的珍品都有过漫游太空的经历。它们跟随人类探寻宇宙的脚步,见证了人类至今所抵达的最远的地方。那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太空事迹——比如阿姆斯特朗完成的人类第一次登月、阿波罗计划,还有最近Felix Baumgartner的外太空花样跳伞——为太空纪念品市场增添了不少无价之宝。
Nick Deakin是一位来自英国的太空纪念品收藏家,也是网络纪念品商店的创办者。他解释说:“人类在太空中的探索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处于停滞状态;这样一来,相关纪念品一路走高的价格态势就不难理解了。”
美国在太空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极大地推动了美国本土拍卖行的成长。此外,在日益火爆的市场需求作用下,拍卖行的数量已经从1995年的一所上升到了目前的五所——Bonhams、Christie’s、Heritage、Regency Superior和RR Auction。Matthew Haley,作为2009年Bonhams拍卖行举办的“太空史”(Space History)拍卖活动的发起人,评价说:“这个市场正处在活跃增长中。” …… [阅读全文]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