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张茉楠:美国如何避免“迷失的十年”

  美国面临的危机是资产过剩和有效需求不足之间的矛盾。如何避免陷入“迷失的十年”,美国需要为重振创新基础、唤回企业家精神开出药方
  房地产泡沫破灭、经济低迷、银行惜贷、零利率、政治僵局、人口减少及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过高……表明上看,这样的表现几乎涵盖了所有“日本病”的特征,但这不是日本,是在美国。
  不得不承认,这些表现,让人们担心美国经济似乎陷入“日本式衰退”,特别是在“9.11”十年之际,人们开始反思,美国是不是真的陷入了迷失的十年?
  金融危机以来,虽然美国政府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美联储将短期利率维持在超低利率水平,然而,危机后的复苏过程却是20世纪30年代那场经济灾难以来最糟糕的经济复苏:真实就业率持续下滑,总需求依然低迷,并出现货币乘数、货币流通速度大幅下降等流动性陷阱的特征,更为严峻的是,财政状况岌岌可危,债务膨胀严重拖累经济复苏。看来,当前的美国经济与二十年前的日本经济真的有很多类似之处:经济基本面上,两国都经历了房地产泡沫破裂、资本市场动荡、企业借款意愿较低,经济处于持续低迷状态;应对措施方面,都实施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但都收效甚微。许多人哀叹美国经济会重蹈日本经济的覆辙。
  不过,美国当前的经济窘境更像是相对实力下降的一种表现,而不是长期衰落。本质而言,美国竞争优势来自于其财富创造的能力,美国仍然拥有全球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巨大资源,科技优势和人力资本遥遥领先,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黄金储备和庞大的金融市场,其经济机制具有较强适应能力和调整能力。这些都是债务偿还能力的保障。 …… [阅读全文]

瑞士银行: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面临"资本主义危机"

   瑞士银行(UBS)高级经济顾问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在本周发布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如“蹦极”般跳出2009年的深渊,但现在又面临“一生难得遇见一次的资本主义危机”和“赤字敏感紊乱”。
    马格纳斯在报告中指出,私营部门没得选择,只能解除杠杆,此举将使失去先前经济增长推动力的负面影响加剧,而公共部门过早紧缩财政,将加剧经济困境。
    报告认为,与2008年初鼎盛时期相比,目前的经济增速依然较低,或者说萎靡不振。如果经济出现新衰退或者“双底衰退”,那的确应该是三年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台之后那场经济衰退的延续。因此,仅仅关注紧缩措施不会带来经济稳定,也不会让经济回归持续增长道路。“我们应该放宽视野,将经济体系中缺乏创造就业和加强收入构成能力纳入考虑范围。”
    他认为世界现在需要短期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和长期削减开支的计划,但很少有国家能够在这之间取得平衡。“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来提出了前者,但忽略了后者;英国和其他几个国家强调另外一面,恰恰与之相反。”他将这种状况称之为“赤字敏感紊乱”。
    在马格纳斯看来,1980年代至2008年的繁荣时代过后,经济大幅下滑,随后还发生金融危机,这其中潜藏着“一生难遇一次的资本主义危机”,而这可以在遍布世界的政治秩序挑战中瞅见踪迹。 …… [阅读全文]

曹远征:消费应成为带动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近日在全国工商联中国民营经济发展(长白山)研讨会上表示,未来消费应成为带动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曹远征说,中国经济成长步入新阶段后,面临新的挑战。一方面,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已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出口国,如果不出现意外,预计2025年前后,中国经济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中国的人均GDP仍在世界排名的后列,经济可持续的发展,实现民富国强仍然任重道远,但是过去三十年有利的增长因素正在减弱。
  更为重要的是,2010年中国人均收入为4000美元,按世界银行的标准,已处于下中等收入国家的上限。根据国际经验,在这一阶段极易出现“中等收入陷阱 ”,致使经济长期停滞不前。拉丁美洲国家就是前车之鉴。
  二战后拉丁美洲国家已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某些国家人均收入甚至超过战后的欧洲。但时至今日,这些国家人均收入仍在一万美元以下,尚未走出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相形之下,同时期的亚洲国家有的却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如韩国,1961年人均国民收入87美元,目前接近2万美元,因此,拉美“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引人注目。
  关于拉美“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解释众多,有政治学,社会学等等。从经济学角度观察,收入差距过大,中等收入阶层过小,从而以消费为主的内需不足是主要问题。目前,巴西、阿根廷的基尼系数在0.5以上,而韩国仅在0.3左右。这也是韩国经济增长较快的原因之一。
  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中等收入陷阱”带来的挑战主要是:如果收入差距过大,居民消费能力有限,内需不足。若想加快发展,必须依靠外需。而外需一旦变化,则必然出现经济困难,上世纪90年代拉丁美洲的债务危机就是例证。
  解决途径则在于:提高居民收入,扩大居民消费能力,从而扩大国内市场,使经济发展不完全依赖于外需,从而可持续。
  它的政策含义是:在经济发展早期阶段的政策需要系统性调整,并由此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其中,从供给推动的角度转向需求培育的角度是政策转变的要点,相应的经济结构将由第二产业为主转向第三产业,核心是消费成为带动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巴曙松:中国经济处于寻找新生增长中枢的阶段

   在次贷危机日益演变为欧美主权债务危机的环境下,全球经济正在步入温和的“二次探底”。从总体趋势看,无论是全球经济还是中国经济,大致上处于一个刺激性政策逐步退出之后寻找新的内生、可持续增长中枢的阶段。欧美经济要走出危机,除了经济金融方面无可回避的结构调整外,寻找到新的增长点是关键。中国经济则需要在继续抑制物价的同时,增强政策的前瞻性,重点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并警惕紧缩过程中的局部结构性超调风险。可以说,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仍保持较为强劲的动力,但关键要看经济结构调整以及消费增长能否达到预期设想。
 当前的欧美债务危机是2008年以来次贷危机的延续,正是为了应对次贷危机,欧美国家大规模扩张债务,埋下了今天债务危机的隐患。对中国而言,外部经济的回落为中国加快经济转型提供了强大的外部倒逼的动力。利用欧美经济依然处于调整时期的时间窗口,加快经济转型应当成为中国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主线。中国经济仍存在不少增长点,出现硬着陆的可能性很小。
  首先,与2008年底相比,当前房地产市场即使在严峻的紧缩政策调控下,依然保持了较为强劲的市场表现,这既有保障房建设的对冲力量所致,也有市场运行的惯性,这就为当前的经济紧缩政策赢得了回旋余地。
  其次,总体上看中国依然保持着相当高的储蓄率,在紧缩过程中财政状况良好,这都为应对可能出现的外部经济环境的恶化提供了支持力量。
  第三,为应对通货膨胀,中国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调整措施:准备金率已经提高至达21.5%(大银行),利率与发达国家相比也依然达到了3.5%(一年期存款利率),在遇到显著外部冲击时,这些都是可以备用的应对工具。同时,银行业完成股份制改革,资产负债表十分健康,地方政府和企业等的杠杆率较低,有利于经济复苏。 …… [阅读全文]

IMF拉响全球金融财政风险预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1日发布《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指出,估计欧债危机下欧洲银行业风险敞口达3000亿欧元。报告指出,在过去几个月中,全球金融稳定风险明显加大,采取协调政策来防范风险扩散和提升金融体系抗风险能力至关重要。
  IMF指出,黯淡的经济增长前景给公共和私人资产负债表带来不利影响,并使得处理沉重债务负担的挑战变得更加艰巨。许多发达经济体的公共资产负债表极易受到不断增加的融资成本影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私人部门的风险转移至公共部门。
  IMF在周二公布的《财政监测报告》中说,虽然欧元区许多国家有效地降低了高额赤字,并制定了整顿财政的中期计划,但包括意大利和西班牙在内的经济大国的借款利差还在大幅上扬,表明市场情绪可能会急剧变化。IMF表示,尽管许多国家在解决关键的财政薄弱环节方面有所进展,但全球财政环境仍面临高度风险。IMF财政事务部主管卡洛·科塔雷利表示,目前金融市场对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财政状况感到担忧,认为这会影响经济增长,因此各国需要实施有效的财政政策来增强市场信心。
  《财政监测报告》指出,日本和美国在制定和实施财政调整计划方面的进展非常有限。虽然美国两党在最后一刻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协议,但之前的政治僵局意味着今后财政调整…… [阅读全文]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