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短融长投

短融长投
监管部门正在考虑对理财产品的投资领域和方向进行规范,“如果资金投向了限制性行业,肯定是不行的,一定会严肃查处”
“不少理财资金投向了房地产、公路等基础设施领域。至于量有多大,风险积聚到什么程度,银行看不到全貌,就像平台贷款一样,是笔糊涂账。”一位股份制银行财务高管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
前述分行长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迫于揽储压力,融资替代性理财产品开始受到青睐。比如银行摆脱信托公司,直接以委托理财方式进行。这类理财产品则有不少短钱长投,将资金滚动投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此类公司往往通过正规渠道无法获得银行贷款,相应的收益率也日益走高。在云南省公路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对建行的负债中,即有该行发行的40亿元理财产品。(参见本刊2011年第25期“违约开始了”)
这犯了风险管理的大忌:短融长投,期限不匹配。“一旦所投资项目受到调控或政策变化影响,或者流动性抽紧,就会产生较大的风险。”数位受访的银行人士均对此类创新产品的风险表示忧虑,“现时一般不会出事,要是通货紧缩真的来了就难说了。”
工行一位理财高级经理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银行将贷款打包为理财产品,都是通过银信合作的形式,“贷款是以理财产品形式呈现的,但跟贷款没啥关系,因为不占用银行的信用额度,银行帮信托公司从个人投资者募集资金,再通过信托公司贷款给借款公司,比如地方融资平台等。通过此方式,将表内业务转为表外。”他介绍说,该行“高净值”理财产品多涉及上述操作。 …… [阅读全文]

“资金池”秘密

“资金池”秘密
银行发行的短期理财资金都进入一个资金池,靠不断滚动来保证池子的容量,短期资金主要是投向债券市场,也不乏资金投向其他品种的资产,但这并非规范做法
“很多理财产品的投资项目未必都是赚钱的,很多是亏损或打平。这种发新还旧的滚动式发行很像新的庞氏游戏。”王继武直言不讳。
理财资金越来越短期,体现出“滚动式发行”的特点,正在受到业界的高度关注。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介绍,银行发行的短期理财资金都是先进入一个资金池,靠不断滚动来保证池子的容量,短期资金主要是投向债券市场,但也不乏资金投向其他品种的资产。“否则收益率没法保证。”
与去年相比,今年银行理财产品呈现出两大特点。一是产品短期化,一天、三天、七天的理财产品层出不穷;二是短期产品的预期收益率较中长期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出现倒挂。一位大行一线理财经理介绍,这是为了冲时点及应对存贷比考核,每家银行都一样。而短、中期收益率倒挂则明显受到加息预期的影响,反映对宏观后市和投资形势的迷茫,目前长期理财产品并不多。
在各家银行中,工行的理财存量是最高的,至少有5000亿元。一位大行人士透露,在2009年以前,工行内部对理财的管理并不规范,代客和自营不分,均放在金融市场部。在2009年工行专门成立了资产管理部,专事代客理财,实际上是为了防止好的高端客户流失,设计一些产品让渡一些利益,使之有机会获得比存款高的收益,从而留住客户。至于销售则是全行很多部门都参与其中。通常会根据不同客户提供不同风险收益的产品,门槛越高、收益率也越高。当有客户要求提前赎回时,由于银行募集的资金已经投资到相关市场当中,为了保证投资收益,银行不愿意提前将相关投资了结变现,又要满足客户的要求,就通过内部资金拆借的办法,来补上相应的缺口。虽然客户资金已经赎回,但资金依然都在进行投资,差额通过内部拆借弥补。 …… [阅读全文]

存款大战

存款大战
发行滚动型短期理财产品成为银行吸收存款的日常方式
7月1日,一座东部发达城市的各家银行行长们,因为半年末结算编报表忙碌了一个通宵后,被召集到银监局,讨论6月末各行间的存款大战问题。会议最终演变成为一场互相控诉会,大家纷纷指责对方乱发高收益、短期限的理财产品,不断抬高利率,变相揽储。
“今后所有的产品宣传材料,包括LED屏,都要明确提示‘理财非存款,产品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是强制性要求。”在6月29日的银监会通气会上,业务创新监管协作部官员苏薪茗强调,不能把高风险的产品,卖给风险承受能力低的客户。
但一位大行东部省份分行长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6月起实施了日均存贷比考核后,月末、月初的概念逐渐淡化,发行滚动型短期理财产品成为银行吸收存款的日常方式。
中行一位一线理财经理对财新《新世纪》记者介绍,理财产品分为三类,短期固定收益(保本保收益)的理财产品、非固定收益的集合理财产品和100万元为起点的信托产品。风险越大,收益越高,不同时点理财产品利率不一样。月末,季度末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会更高些,“主要是为了吸纳他行资金”。
产品短期化趋势在接近6月末时尤为明显,Wind统计显示,6月下旬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共计265款,其中91款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均超过5%,5款理财产品超过7%。
月末一过,理财产品收益率迅速滑落,以中行这家分支机构的短期固定收益14天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为例,7月初为3.9%,和6月下旬已不可同日而语。但这一情形并不会持续几日。一位中银国际定息收益部分析师介绍,现券价格(指交易双方以约定的价格在当日或次日转让债券所有权的交易行为)并没有回落,就是钱松一些了,预期还会紧。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银行理财错配

今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呈爆炸式增长。
从募集资金的数量看,根据普益财富统计,截至6月21日,年初以来银行理财产品预估发行规模达到8.25万亿元,已然超过去年全年7.05万亿元的发行规模。从理财产品的数量看,今年上半年发行的理财产品数量在9000款左右,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这是流量数据。根据中国银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一季度末,银行理财产品的存量在1.9万亿元,相当于商业银行总资产的2%左右,存量和占比都不算高。惊悚程度似乎大大降低。
“流量和存量数据都有意义,不可偏废。”中国社科院金融产品中心副主任王继武告诉财新《新世纪》,“流量说明资金周转的速度。但风险是否一触即发,关键是看资金链条上是否存在问题,哪一环最先出问题。”
有关银行理财产品构成中国银行业新的影子银行体系的说法,开始流行。影子银行体系,本指美国的银行体系将房地产贷款资产证券化,做成衍生产品后在资本市场上销售,银行的融资功能部分被投资功能所替代。2008年到2009年美国因此酿下的金融危机,开始令人审视对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和风险问题。但一位受访的银行风险部门的高管认为,与次贷危机前的美国相比,中国远未达到风险高度集聚的情况。但监管者的远见和忧虑,值得关注。
当下中国,更令人关注的,是令人眼花缭乱但收益率仍在奋勇攀升的银行理财产品。“有的产品预期收益率已经接近10%,但银行哪里有那么多高收益投资渠道?”一位股份制银行高管表示质疑。这类超短期产品除了在银行的账面上改变了一下会计科目,进行了一番体内循环“赔本赚吆喝”,原本一般仅投资债券市场,但是现在开始出现了向一些资金链吃紧的“铁公基”及房地产项目转移,甚至投向私募股权基金项目的灰色地带。 …… [阅读全文]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