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社区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时尚
理财
沙龙

中日韩三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上周六在韩国举行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从“台面上”看可谓收获丰厚:发表了《2020中日韩合作展望》,确立了提升伙伴关系、实现共同繁荣的多项共识,在具体机制化建设方面,提出了在2011年建立三国合作秘书处,探讨“三国防务对话”机制建立的可能性,以及推动“三国自由贸易区”建设,努力在2012年完成联合研究,等等。
  然而在“台面收益”的背后,中日韩三国的“伙伴与繁荣”平台,仍存在着许多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
  从韩国方面而言,“天安舰”事件已被提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和层面,李明博政府通过一连串的表态,成功调动了韩国国民情绪,而这种情绪表现在外交层面、尤其在中日韩三国平台层面,就是“逼人表态”、“逼人站队”,一旦难以如愿,而出于国民情绪和政治支持率考量又无法撤步,就容易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据媒体和研究机构的调查显示,韩国民众对中国的民间情绪矛盾且复杂,这并非韩国政府所乐见,也不利于双边在经济和其他领域增进彼此间伙伴关系,很显然,历史的、现实的、地缘政治的一系列微妙纠葛,将成为中韩关系中的一个又一个变数。
  从日本方面而言,问题就更复杂。
  鸠山内阁曾被普遍认为是“亲中内阁”,其就职之初也努力表现出摆脱一味依靠美国的“平衡外交”倾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越来越明显地察觉,鸠山内阁和任何一届战后日本内阁一样,都无法摆脱对日美同盟的依赖,而这势必影响日本在中日韩三国平台层面上无法真正“从心所欲”,而会被美国的远东战略所牵制。 …… [阅读全文]

“购买美国”有了全新含义

中美两国间最近无休止的争吵毫无疑问告诉世人,哪两个国家才是当今最重要的。我们相信两个负责任的大国政府能够妥善解决双方的政治摩擦。政治摩擦不应当掩盖两国间存在的历史性经济合作机遇:金融不景气的美国商业和资产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处于困境中的美国商业和不良资产的确是眼下美国最活跃的并购市场。这一点往往被中国投资者忽视。不少中国投资者甚至认为并购美国商业和资产是不可能的。
  全球经济危机过后,不良资产成为美国并购市场的中心。中美两国的发展已经紧密交织在一起,这种模式将创造出一个历史上独一无二的黄金投资时代:一方面,中国投资人拥有大量资本,迫切需要寻找海外投资市场;另一方面,美国破产法庭已经积攒了大量的不良资产和即将申请破产的公司。毫无疑问,中国投资人深知现在能够以远低于历史水平的价格购买廉价的美国不良资产。不仅如此,现在美国国内大量的不景气公司与不良资产都将以某种方式在美国破产法院寻找买家,美国房地产业尤甚。美国国会监管小组(US Congressional Oversight Panel)最近发布的一项报告称,在未来四年内,将有1.4万亿美元的不良房地产贷款将到期。
  此外,美国不良资产市场相对稳定。与美国司法体系的稳定与完善相似,从美国破产法院购买不良资产可以确保投资安全可靠。购买没有产权纠纷及利息问题的破产资产(已成为收购惯例)可以让投资人免受资产遗留问题的烦扰。目前美国的投资机会和领域丰富而广泛,包括不景气的酒店、高尔夫球场、购物中心、油气煤炭行业能源公司、汽车零配件制造公司、垃圾处理及环保企业、生物技术与制药公司、钢铁企业、计算机及信息技术公司、零售及顾客品牌公司、海运及其他物流运输公司、太阳能及其他可更新能源公司。 …… [阅读全文]

钱扔到水里,不能连响都没有

要确保政府部门对纳税人的钱负责,就得让他们承担责任和加强防范。为此,就需要进行必需的制度建设,还应强化公众监督。
  “花了这么多钱,效益在哪里?我们希望能有一本明白账。”昨日上午,深圳市人大组织对水务局进行部门预算专题审议,对于动辄投入几十亿元的河流污染治理项目,代表们在审议部门预算时频频抛出质疑的问题,虽然水务局局长张绮文现场进行了回应,但不少代表还是感觉“很多问题根本都没有回答。”(6月2日《南方都市报》)
  俗话说,钱扔到水里还能听个响。但现在看来,钱扔到水里有时真的连响都听不到——在三年的时间内,福田河两次治理,花去了5个亿,但治污效果不理想。
  数亿元纳税人的血汗钱,仿佛打了水漂,这就带来多重追问。首先,钱都花到哪里去了?有没有花在刀刃上?据悉,水务局有编制700多个,人员支出安排竟然高达1.3亿元,这未免太高了,每人将近20万元了。
  据说,这笔支出不仅包括公务员发放的工资,还包括体检费、社保费、企业年金、医疗保险等其他保障性支出。且不说各种上调必须师出有名,合乎程序,单单所谓的体检费也包含在内,就值得质疑,除了体检费还有其他费用吗?
  短短三年,两次治理,要么说明第一次治理效果不彰,要么说明当初规划不科学。治理效果不明显,是否该问责官员?如果是当初规划没有处理好,应追究规划者的责任,如果规划好了,治理者没有治理好,应该追究治理者的责任。
  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曼说:“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最为浪费;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最不负责任。”一个人如此,一个政府部门亦是如此,所谓“崽卖爷田不心疼”,钱浪费了就浪费了,反正浪费了也不被追责。除了浪费之外,则是趁机渔利,中饱私囊。如此一来,钱扔到水里,连响都没有,又何奇之有? …… [阅读全文]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逃离北上广”暗潮汹涌

据国外媒体报道,  2010年伊始,随着“国十一条”等调控政策的正式实施,“高烧”不退的楼市终于开始降温。上海楼市1月成交量低迷,一手房的成交面积为近6年来 的倒数第二位,冰冻指数堪比历年楼市最惨淡的时期。但年轻人“逃离北上广”的暗潮却汹涌,他们与其在“北上广”当“蚁族”,不如退居二线城市发展。“逃离北上广”的潮流显示出:中国的未来已经被房价所劫持。
上海的世博正在轰轰烈烈举行,但是“逃离北上广”正暗潮汹涌。高房价使年轻一代无法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心城市立足,纷纷作逃离的打算。不少人对这一趋势表示欢迎。他们认为,大城市目前已经不堪重压,年轻人不宜眼界太高。大学毕业与其在“北上广”当 “蚁族”,不如退居二线城市发展。这也是市场对人力资源的健康调节。
市场调节真这么灵验吗?市场上的高房价会降低城市人口素质、伤害中国的竞争力。“逃离北上广”的潮流显示出:中国的未来已经被房价所劫持。
首先,我们不妨先看看“北上广”的性质。
“北上广”被称为“一线城市”。所谓“一线城市”,是指中国的国际性大都市:不仅人口规模最大,其经济也和世界经济高度整合。除了“北上广”外,深圳、天津、重庆等大都市也可勉强算入“一线”之列。
这些“一线城市”,构成了中国经济的神经指挥系统,具有非凡的战略意义。近三十多年中国经济的辉煌成就,基于两大动力:一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一是从“自力更生”式的封闭社会,走向与西方所领导的世界秩序的整合。中国在这一时期是外资、发达国家的企业“外包”的主要目的地。外贸出口也一直是中国经济的引擎。这种“外来影响”遍布中国各地。特别是沿海地区,哪怕中小城镇的经济也瞄准着国际市场。但是,内地和沿海中小城市的经济,离开了“一线城市”的服务则很难运作。 …… [阅读全文]

中国如何跨越“风险社会”

近日,新华社研究员一篇《中国基尼系数实已超0.5 财富两极分化》,再度引发了关于收入分配的全民大讨论。5月24日、25日,《人民日报》亦连续发表署名文章谈收入分配问题。
所谓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意大利经济学家基尼(Corrado Gini,1884-1965)于1912年提出的,用于测定收入分布的差异化程度。根据经验人们通常认为0.4是基尼系数的警戒线,一旦基尼系数超过0.4,表明国民财富已高度集中于少数群体。中国基尼系数从30年前开放之初的0.28已上升到2009年的0.47,目前仍在继续上升,实际上已超过0.5,这是社会利益共享机制发生严重断裂的显著信号。
用基尼系数来描述一个国家的贫富差距,基尼系数在0.25以下为平等程度较高状态,在0.3-0.4之间为正常差距状态,超过0.4为警戒状态,接近0.6则属于高危状态。
近十年来,我国地区、城乡、行业、群体间的收入差距明显加大,收入分配格局失衡导致社会财富向少数利益集团集中,由此带来的诸多问题日益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当前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比达到3.3倍;行业之间工资差距日益明显,最高的与最低的相差15倍左右;不同群体间的收入差距也在迅速拉大,上市国企高管与一线职工的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国有企业高管与社会平均工资相差128倍。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与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实教授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参与了4次大型居民收入调查。根据他的研究数据,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已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007年的23倍。截至2008年底,机关公务员退休金水平是企业的2.1倍,事业单位月均养老金是企业的1.8倍。 …… [阅读全文]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